有些故事,一藏,就一辈子了

时间有如一辆汽车,开始时你很有冲力,但无论你如何踩油,它还是得由零开始,由零到一百,还是需要些时间。你向往快点长大成人,你喜欢穿大人的鞋子,喜欢偷妈妈的口红来涂;常模仿爸爸剃胡子。

然后你开始转二号档了,那时你十多二十,冲力速度兼具。一直想要往外冲,爸妈的话当成耳边风,爸妈是你的煞车制,你总是认为爸妈泼你冷水,看轻你。

一气之下,你转向三号档,油门继续踩尽,那年你二十几三十。你不会往后看,你有目标,但定得很遥远。你不以为意,你感觉到现在的冲力速度,绝对没问题。

你的速度真的很快,但原来时间过得更快,二十几三十匆匆略过。你转到四号档,你开始进入四十岁,冲力开始减少了。你有点累了,此刻你学会往后看,你看到了追不上你的爸妈依然不离不弃的尾随在后,你看到了你曾经伤害过人,也看到让你一夜长大的那些人。你有想过要减慢速度,但是时间已不允许你如此做了。

此时你才发觉到无可奈何的转到五号档,你已来到五十,父母亲早已不在你的视线内了,然而,你再也再也无法见到他们的容貌了。此刻,对两位老人家的愧疚,涌上心头,没了煞车制,你再也无法停止。淋着大雨,你依然无奈到往前跃进,此刻已不能用“往前冲”来形容了!因为你实际上已不想往前冲,但车子已不听你的使唤了!

六号档,你可能有可能没有,但无论你有,乃或没有,你终究逃不开,悬崖就在前方,你已忘了你达成或没完成的目标,没了刹车制的你,任由最快的速度,把你送进坟墓里。

然而那些藏在你心里的故事,也跟随你一起埋葬在永恒的记忆里。

朋友,再拼,再忙,再累,也别忘了都在你身旁关心你,爱护你,充当你刹车制的那些人。或许你没办法停下脚步,但或许你可以放慢速度。

朋友,记得,或许你也曾经出现在我没日没夜奔驰的世界里,但你可知道,你也许就是我所谓的故事里的那一段珍藏。

 

我一旦睡起来,就会六亲不认

可能因为几年前的工作环境的原故吧!我可以睡很少,醒很多。现在的生活大概是每天凌晨两点睡到早上七点半,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然而,我只觉得我拥有一个很神奇的能力。我一旦躺着,我就一定要把眼睛闭上,然后如果眼睛真的闭上了,大概一分钟以内,我就可以入眠了。

        然后每次轻睡或是深睡,就不一定了!那天突然发觉,我蛮久一下是完全空白的睡觉状态。没有梦境,没有记忆。可能白天白日梦发的太多了,晚上头脑也要休息了吧!

        最近迷上卢广仲,对!就是那个卢广仲!他有首歌,<别在我睡着的时候打电话给我>中有提到,“别在我睡着的时候打电话给我,除非你想请我吃早餐“。对不起,我不行,就算你要请我吃早餐,我还是不会鸟你的。

        有一阵子,我在瘦身旅游公司上班,间中客串当了领队带团到新加坡。那段时期最辛苦,因为是行夜车,所以多数时候都是睡驾,迷迷糊糊的,然后每当巴士停站休息,上洗手间,开车前,我都要个额外留神点人数,千万不可以有差错。但还好巴士一走,我又继续我的休眠模式了。

有时候不够睡的话,我还会摆臭脸!不信你和我睡睡看!

所以你不要说我没人情!我睡起来真的可以是六亲不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