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三分之一时间

现在上班的公司有八个人,service department占三个,两个半是废材,我是那半个!
那天N字头会展,前夕我们两个半去会场setup机器,整个会场,只有我们的展览厅最吵最乱,人数却最少!其他公司出动老外,小只的认真工作!细心聆听大的吩咐。

我们上班时间是八点半到五点半,但多数时候我们八点九还在咖啡店吃早餐,废等!而且真正放工时间往往都是三点半。

“我们不是吃蛇,我们只是工作效率高。”两个半总是那么的解释。
两个半废材虽然废,但至少很合作,常互相帮忙。而且各有各强项,可以常互补不足,成为最强的…废材!但很多时候,小事情还是互相推卸啦!

言归正传,那是我刚加入时的工作态度,这种工作态度,我不习惯,也不想习惯,更不觉得应该荣幸。那时我出来社会大概六年左右。我跟随大伙放纵了半年不到,自觉,"我到底在干嘛?"。这是工作吗?这是责任吗?这是态度吗?突然的发现,让我惊醒,我根本是在挥霍工作表现,白白燃烧生命的光芒,就断然的结束了这种日子。

大家都说,"真好,老板都不在你们的branch,几轻松,顶多老板一年只下来槟城几天,只需陪陪他喝酒讲些有没有的,陪傻笑几个晚上。" 。没错,没老板看顾的branch老实讲是真的蛮自由轻松的。但这只适合没用心工作的员工所期待。如果你是能做工的,结果却是老板看不到你的工作态度。你的表现反而变成擦老板的鞋最重要。

我是不喜欢应酬,奉承老板的员工。没遇到大问题,我不会report老板,可解决的,就由我自己解决,结果这造成老板不懂你天天上班时间在干嘛。原来其他人在工作上,是会无论什么大小事情,都email老板,cc老板。

其实还有一件事,是老板超不喜欢我,才会处处针对我,为难我,不给我机会,甚至increment也受影响的,但那关系到政治,不打算在这里讲,如果以英超来比喻的话,那我是Chelsea,他是Arsenal(至少颜色符合)

公司的年终花红是蛮丰厚的,所以大伙都蛮期待的。比较,凡事都要比较才会有分别。年终花红,我该是全公司四五十位员工中最低的吧!

不止,我还接到了公司的警告信(低发挥警告信)经过探查,原因是,我收到了客户的警告,工作没禀告上层,和公司,同事之间没沟通…

老实讲,接过了那封信过后,我沉默、我低落、我迷失、我绝望望了整一个多月。在看开之后发觉,倒霉,损失的还是我。最低终年花红,已经成了定局,我还悲伤什么?我还愤怒什么?我还不平衡什么?事实终就是究事实。

我还是很沮丧加混乱,工作态度,我真的出问题了?
一次被客户投诉(或许是有微言),你就批我警告信?和公司少沟通你就批我警告信?
那…你本身该会为了这同样原因收到比我多十倍的警告信吧?
什么?你没收过?那是你上司宽容大量还是你小气兼看不开呢?
灰心,真的。比较与不比较,我都不该收到警告信。
我知道这公司容不下我,我也逗留不下去了。
我已计划离开,放心,不耽误,不妨碍。
那对你,对公司,只是损失,我自己了解就好。
我有在想着离开,我有在想着从哪里重来。

还是那一句,“天欲将大任于是人,比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其心志”

那就这样吧!晚安!
写于地理学家,鸡场街

到底是政府涨人民,还是人民涨人民?

大家(非官方公布人数为三万人民参与)响应“TURUN”和平集会,若计算当中一巴仙(相等于300人)是小贩,回来后理应坚守防线,坚持与降为伍,带头抗战(涨)才对啊。然而事实却是各自也把自己的商品悄悄涨价了,然后顺理成章的解释是货源涨了,被政府逼害得走投无路了。

那你去TURUN和平集会的目的是,凑热闹?没事做?有钱分?OK,不理你的目的是什么,我就觉得你出席那集会是反自己的同时也为自己找借口,至少可以告诉顾客,“sorry啦,政府逼我们涨价的,我也没办法!”

白糖津贴取消,造成白糖价格暴涨34仙,达到每公斤RM2.84。让算数简单一点,我把它当成白糖暴涨40仙,从小贩中心的数学哲理,所有含糖饮料原来都使用了250公克白糖(因为一杯涨10仙乘4杯,1公斤等于250公克乘4份)。借用可乐的含糖量作参考,一瓶500毫升可乐的含糖量是53公克,那么一杯咖啡(或其它饮料)的含糖量原来是500毫升可乐的471%。但是咖啡杯的容量大约是半个500毫升的可乐瓶,那表示一杯咖啡的含糖量原来相等于可乐的942%!各位家长,原来可乐才是白开水之后最健康的饮料。

还在计算的分析当中,可乐被公认为含糖量超高(500毫升含糖量53公克)的饮料,非正式的计算,如果小贩中心的饮料含糖量是可乐的70%,而每杯饮料又是500毫升可乐的一半,那相等于一杯饮料的含糖量是18.55公克,那表示一包1公斤的白糖可以用来冲调54杯饮料。数学的计算表示,一杯饮料的价格因为白糖价格暴涨而顾客该承担0.6仙(还不到1仙)。

数学算出来以后,我们还要继续诬赖小贩中心的食物、饮料涨价是因为政府造成?

当然,政府方面还是有问题,把津贴取消后承诺人民会突击检查小贩中心有没有偷偷的把价钱提高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到过一间小贩中心的饮料价格保留为新年前的价格。而我好像也没听到有任何商家被取缔的新闻报道。

然而取消津贴后省下来的那6千402万令吉,会怎么运用?政府也该交待吧?比如成立糖尿病基金会,协助患有糖尿病的人民,以弥补如政府所说的津贴白糖的开始就是错误的开始。

原来政府心目中的人民都那么奉公守法,支持政府的。

那天突发奇想,如果我现在开间小贩中心,把店名取为“那些年,我们一起用来买食物的价钱”,然后把热咖啡乌定价70仙,凉茶冰RM1.00,奶茶RM1.20等,面食统统卖RM2.80,贩类RM3.30,三块钱也吃得到经济饭,那我想,我会很快发达,客似云来,但会做到半死咯,当然啦,生意哪能做得完?到时候该是没时间上网写blog了吧?

 

重游让我成长,坚强,独立的岛屿

睽违了几年,终于再次因为company trip而再次踏入这让我一夜长大的岛屿。

现人在槟岛飞往交怡岛的机上记录着,这种感觉现在很难用言语去形容,我知道那是有得形容的感觉,只是或许我的词汇不够丰富的去把它表达出来。

还在这里生活着的朋友,你们都还好吗?在这小岛认识不多朋友,但有一点确实非常值得欣慰的是,这里的朋友,都是真心朋友,会互相珍惜彼此的友谊。

或许流落(用这词真确吗?)到这小岛的大马华裔,都有不想再回首的昔日。因为华裔人口实在少得可怜,大家很快就可以熟络,成为好友,在日常生活上互相扶持,这一点是其它地方再也很难遇到的事情了。

基本上这里的华裔分为两大类,原住华裔与后来居住华裔;再从这两种类颇分为老板级及劳动级别的。

老板级的,老早就已经是百万甚至亿万富翁了。这两类级别,通常分开生活,或许是劳动级的华裔自觉高攀不起他们吧,又或是想法及话题的不同吧。

而我当时在那,属于劳动级的老板,自然的,两级别的华裔,我都称得上认识,熟络,当然并不是全岛的华裔我都认识。

说回这一趟company trip,在这小岛生活,本来就该懒散散,而且是需要让最真实的自己出来体验的。但我相信这一趟会比较难,因为今天一起到来的大家,都很假面。

 

—— —— —— —— —— ——

 

 

写在company trip之后

那一趟行程,很无聊,但至少让我和另两位同事的关系加分。

在那里,唯一见了旧餐厅合伙人兼老板。分享了些生活理念,想法。

交换了些宝贵意见。

到了旧餐厅观望,那店面,易手了又易手,最后由广场管理层领回来自搞。这次会成功吗?我很期待答案。

看到了很多大财团也在这广场跌到满脸灰,才明白到,我们的失败,真的不是我一个人的过错。但不懂另其它股东了解吗?算了,由他,反正咸丰年前的故事了。

基本上,交怡岛的变化不大,居民还是生活悠闲,只是多了很多酒店的兴建。

其实,还是非常喜欢这小岛的生活,喜欢这小岛的朴素,喜欢这小岛与世无争。

希望这小岛可以保留这些特质,直到永远。

祝福你,感谢你,交怡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