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友情结束在2013年,五月的天

多年没见的朋友,一直以来,只从共同的朋友听到他的消息。大多数都是些好的消息,身为朋友,那是值得开心的;但当儿也听到了朋友对他的批评。

就在我们彼此开始没见面之前的那几年,我们属于最好的朋友,无所不谈。但在某件事件上,他投诉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变了,而且他还讲到流眼泪了。那一天,我向他解释我为何会如此这般,我不懂他接不接受。我没当一回事,依然把他当成好朋友看待。
接下来的有一天,无意中和他分享了自己心里面的一个秘密。是关系到另一个人的,结果隔天,那人就来质问我,是否有如此到讲过某些话,和有过某种想法。
那天以后,我突然之间长大了,也了解到,何谓秘密;为何秘密!同时间,我们也毕业,而因为工作各分东西了,关系及距离也开始疏远了。
时间过了接近没见面的十年后,最近朋友再提起他。我再幻想,最后见面那次时,是二十出头,今年三十几了,我想他也该成熟稳重了吧!结果在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对他确确实实的失望了!
他依然懒散不堪,见到他的第一印象依然不变,他还是那么好胜,而且讲话总是那么容易中伤人。
最近更因为某件严重事情的意见不和而联合外人一同来夹攻我这位认识整二十年的朋友。
最后一次称之为“朋友”,
凡是看两面,做人客观点,别钻牛角尖。
没人得罪你;你不需维护自己得罪别人。
没人与你争输赢;你不需把自己镇得高高的。
我不需样样事情和你同理念,我也不要求你需跟我有共同想法,真的没那个需要。
我们的友情结束在2013年,五月的天。
那就这样吧!
你已逐渐在我脑海里模糊了

这已经超过了吧!

这已经超过了吧!只允许你批评对方,辱骂对方,不允许别人发表。这就是你所谓的民主?多人做,一起做的事情,就是绝对吗?

在你想对大家炫耀你有多爱这国家时,我想请问你会特地选择使用大马制造的产品吗?还是大马制造的产品对你来说地位等如山寨商品呢?对于这点,我承认我不是真正爱国者。

旅行你说你喜欢欧洲,你有真正到过最接近你的大自然山丘,国家公园郊游吗? 你说澳洲搬来了一间稀土厂,这次糟糕了,大马人都要变异型,基因变种人了。但,你每天却把那二手烟贡献给这国度。先不把你形容的那么可怕,你甚至直接让你孩子呼吸着你的二手烟呢,爱国者!

还有,你对于道路上的厂巴,载货罗里排出来的高浓度黑色气体视而不见,这…不危险? 无处不在的电磁波,你难道没有一点点的顾虑?擦在你脸上的不知成份化学化妆品,你都放心了吗?

你喜欢吃自由餐,但你可知道你多出来的份量足够温饱多少个饥饿的贫困国度的小孩呢?每天吃进你肚里的化学食品,又改变了你多少基因呢? 说穿了,这问题只在于可不可以捞到到政治资本而已。(对于谈论关系到政治的课题,我最大的程度就只到这。) 如果你爱国,请别在无国界的网路散播不切实际或不被证实的假道消息;更别轻易的不加分析就一意的相信这些不懂出自哪里的假道消息。如果你爱国,请保持国家的和平,还有帮忙提高国家的名望。如果你那么爱国,请先做好你自己, 你拥有很高尚的品行想要证明你爱国之前,请先提高自己的文化,道德,修养,口德,量度等,再来吧! 眼睛放亮点,脑袋放精点,思绪清晰点,做个能独立思考分析资料的人,别再盲从了!

认识你是种不幸

其实,老朋友一场,在某些事情理念方向不一,方向不同,是很平常的事嘛。眼见朋友被围攻了,你还来踢一脚。老实说虽然不曾盼望你会/的相助,你可以视而不见,我也不会怪你。但为何你会做出那种决定,你竟然选择在那个时候和其他陌生人联合起来围攻我。除了认为你不满我好久,早就想让我中之外,我真的想不到其它原因了!

这些日子来,周围的人都在挑拨我们的关系,难道你不知道的吗?为何你竟会上当了?你并不是那么单纯的啊!至少你都那么认为,除了认为你早对我存有不满之外,我也还是想不到什么原因。

那天,你联合陌生人围攻我后,其实你有想过下次我们若见面,你要如何面对我?为何你非那么做不行?

你不懂得珍惜友谊,我无话可说。但难道你竟然连多个朋友好过多个敌人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以前,都知道,你属于懒散的人,做起事情来都不曾认真,做人也没有目标。虽然我没资格批评你,这些显然只是我对你的个人看法。几年没联络,突然从朋友口里听说你换工作了。老实说,心里有些替你感到欣慰。至少那时的我认为你认真起来了,你开始想改变了,也成熟了。结果证明我判断错误。你依然懒散无比,这种工作态度,我只能说保佑之外,也没有第二句了!

看到你,让我相信,人是需要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改变的。谢谢你的例子,让我警惕自己不可怎么做。

对了,下次见到面,别叫我,我…应该对你没印象了。

你就这样吧~

小心人

在几个领域上都遇到了同一种问题(人),那就是无论你多用心,多有责任,多勤劳,你始终底不过用嘴巴干活的人。

一般上,用嘴巴干活的人,通常会比较少出错,然而少出错的原因只是因为少做,自然少错。然而一般上的人,都喜欢听人讲话胜于看人工作。这种桥段很适合用来对付老板。他们和你讲话,可以不时的称赞你,制造些让你飘浮提高你身份的感觉,调解你的情绪。自然的,你就会高兴,会想亲近他,喜欢多让他赞美。他当然不介意当你的小丑,因为他本身其实就是个小丑。同时的他们也会留意你喜欢听些什么人的八卦,然后他们可以很自然的配合你,讲一大堆你喜欢听的小道消息及分享些秘密给你,无论是真实或自己编制的消息秘密。他们就是这种小人,而正好你就是喜欢这些。

还有一种小人,双头蛇。这种蛇听起来就知道很毒。听说要是你周围有这种人,你注定没运走。这种人喜欢在你面前对你千依百顺,告诉你你的敌人有多伪君子,告诉你他有多讨厌你的敌人,好让你感觉你们是同一阵线的。然而在你的敌人面前,他如是说。

俗语说得好,我宁愿有个明刀明枪的敌人好过有个笑里藏刀的朋友。

很多件事情和遭遇,让我看清,原来”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是这么解释的,最有效的说服人方式,就是演戏。加点眼泪,入戏三分,再来个情绪高涨的打闹,自然的周围人就会同情与礼让你而成全你。

所以有种说法,“一哭,二闹,三上吊”永远是最有效的招数。

世界纷纷扰扰喧喧闹闹什么是真实

 

世界纷纷扰扰喧喧闹闹什么是真实,就算庸庸碌碌匆匆忙忙 活過一輩子~

听着五月天的«最重要的小事»,看着面子书,突然的感触了。无论是真实的世界或虚拟的,同样充满着不真实的事实。

今天的面子书,已不再是让你畅所欲言的媒介了。点着了火源,分分钟会被烧到全身伤。网络言论自由,真的自由吗?虽然你面子书的朋友圈也那么想,更那么认为。但要是你的理念与他们不同的话,对不起,你会被他们要求停止发言,甚至会指正你正在煽动情绪。

老实说,今天的面子书,已变成某组织的论坛了,欢迎支持,谢绝批评!这种鸵鸟式及主观思想日渐严重,然而病入膏肓的他们依然故我,我无言了!

连发个牢骚,都会被乱枪扫射,世界冷漠;虚拟世界更冷漠,看透了这些。当下作了个决定,断然的在五月六日,下午四点,阴天,在面子书留下了最后一句,“再见,facebook!”后正式把面子书永久性删除了!

想到生满杂草的家屋,有些怀疑大红花的国度是否也被扭曲了呢?抱着怀疑的心态来到这里,仿佛看见了曙光;有如小孩成功说服父母亲买了梦寐以求的玩具的那样兴奋!大红花国度依然鸟语花香,正气凛然,一点邪气都没被沾上了!这是该被赞赏的!

昨晚过后,整个脑袋就好像便秘那样的感觉,有很多想法,却释放不出来;又有如泻肚子那样,组织不到一条清晰的思路就劈里啪啦的泻出一大堆没完全被消化的残渣话语。

我确实是需要些时间沉淀,那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