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贼记(三)

这是我人生中第三次追贼了!
那天,天气闷热,人也变得懒散起来了!
在正想要吃午饭之时,对面档口的马来婆走着过来找我们闲聊……


正当她向我们这里走来之际,
我向她的档口望去,正好见到一个马来仔,站在她的档前,正试着她的某些货品……
我就告之那马来婆档口有客人,她也又走回去了!
正当她刚转头走回去之际,我隐约见到那马来仔做出伸手进口袋的动作,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开。
直觉告诉我,“有问题!”
我就随那马来婆走回去他的档口,还不时提醒她检查看看有没有不见东西!


谁知,一回到她的档口,她就即刻告诉我,她不见一条手链了!
我立刻向那马来仔走去的方向望去……
正好那马来仔也很鬼祟的回头偷望。


直觉告诉我,没错了!
你这条契弟真的好事做尽!
马上跟了过去,喊住他“Jangan Lari!”


他~
一听到我一喊,慌了,立刻松人,开始跑了!
叔叔是有练过的喔!你以为你跑得赢我吗?
我立刻追了过去!
美丽的抛开所有障碍物,穿梭于香水店和人群间……


追到了一件很不卫生且贵的离谱的印度咖哩饭店,


大声的喊了两句“Pencuri! Pencuri!"


那条契弟进入那印度咖哩饭店看到那饭店坐满了人,吓得放慢了脚步。
改用快步行走的方式由后门走向室外……


我还是一样喊着他“JANGAN LARI, STOP! PENCURI!"
他一脸害怕的模样一直用手招我过去,有一种过来,有事好商量的感觉!
但我站着不动,喊着他"YOU MAI! “
但是,他还是没停下脚步……
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开始向后走廊走去了!
我知道我不得不跟进去,但我还是感觉到会有危险。
所以用慢脚步跟住他,希望他不会逃脱!


但是,‘浮火’的是,整间印度餐厅,坐满了人,却没有一个上来协助!
这就是大马人?


我大喊"LU JANGAN LARI LAGI HAR, KALAU TIDAK, WA AKAN REPOT BALAI!"
他还是一样招手要我跟他进入后行,
我做状从口袋拿出手提电话,示意要报警了!他才停下脚步,但这是我俩已经是在后行了!
我一靠近他后,他立刻告诉我,"SAYA TAK CURI BARANG PUN!"
我问他"KALAU TAK CURI, KENAPA I HABAK KAU JANGAN LARI, TAPI U LARI LAGI CEPAT?"
契弟回答"SAYA TAK CURI BARANG PUN, INI RANTAI SAYA SENDIRI!
我还没说他偷了什么之时,他已告诉我,那手链是他自己的!
答案不就出来了吗?


这时,一个他们的种族走了过来!
一手拉住了我和那条契弟的手!
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我立刻甩开他的手!
告诉他,他偷东西!


他又拉住我的手!
我再次甩开他的手,我凝视着他,用一种不服的语气警告他!
现在我在捉贼,这就是贼,你要捉就捉他但你千万别动我!
那马来热人回答我“relak relak, kita nak settle hal saje…”


那条契弟,还一直重复"SAYA TAK CURI BARANG, SAYA TAK CURI BARANG, ITU SAYA PUNYA RANTAI!"
好,那我们回去那档口,三口六面讲清楚!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走回那档口,在途中,我察觉到他这次伸手进内裤……
结果我们就回到了那档口,当时那档口已经很多八公八婆在那儿议论纷纷了!
他指着那条他戴着的手链,一直说是他的!


那马来婆看到那条他手上戴着的链,立刻说是她的链没错!
那条契弟还是一直说那手链是他的,
好!
那你证明给我们看,那是你的手链!


他把手链脱了下来,交给那马来婆,
他就说那他打电话给他朋友,叫他朋友来证明!
然后他就拿起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四处晃!
我害怕他会逃掉,所以一直跟在他旁边。
但是老女人一直要我回去了,不要再理会了!
之后我看到两个蛮大只一下的马来人跟住了他,
我想他应该逃不掉了吧!
就回去吃午餐了!


直到吃完饭,去更进整件事的结局时……


妈的!
他们让他逃掉了!
而且那条链千真万确是他自己的,是旧的!
我真的没看错,他刚刚真的是把那偷来的链藏进内裤里!


更香蕉你的菩提子的是……
那两个大只佬可以让他逃脱的!
我想,他们应该是故意放掉他的吧!
因为是华人在追马来人,他们一定以为那条契弟是偷了我们华人的东西,所以放了他的!


最士多卑梨苹果橙的是,整件事情由开始到结束,到没人再讨论了!还是不见COMPLEX的保安人员出现!


原来保安人员的工作范围只是负责不让汽车停泊在大门外!虽然大门外时时刻刻都停满了车子!


而且这件COMPLEX是在这小岛出了名租金第二贵的!

那四角钱不用还了!留给你做帛金吧!

Neh neh原来你们种族只值四角钱!
那天,你过来向我买东西,单价RM3.90,你叫我扣点给你,我说好,那你拿三个,我算你十块!
你说不要,然后你给我RM3.50,
然后你说你去找人拿那四角钱等一下出来时再给我剩余的……
结果我就再也没看到你了……
香蕉你的菩提子!
因为那区区的四角钱,你出卖了你整个种族!
你是走狗!
你是汉奸!
你没有对不起我!
但你对不起印度人!

除非你已跌下海死掉了!否则你就的确有心不给我那四角钱!

那四角钱不用还了!留给你做帛金吧!

KANASAI!!!

那一年,那一天,我失业了!

那一天,我们信心满满的讨论如何如何捏造这餐厅
那一天,我放了工还带着疲惫的身躯前往设计师的办公室讨论如何如何设计这餐厅
那一天,因为要创造餐厅,我把那稳定且高收入的工作辞掉了
那一天,我不理多少人的反对而一意孤行的来到这小岛创业
那一天,我离开了熟悉的环境,熟悉的脸孔来到这里生活
那一天,我们是如此积极的完成餐厅的装修工程
那一天,我们是如此忙碌的去寻找餐具及器具
那一晚,我们是如此用心的挂上最后一件装饰
那一天,我们的餐厅开张了
那几晚,我们只睡两个小时
那几天,我们因为压力而吃不下一粒米饭
那一个早上,我在早会大发雷霆,把三个马来员工骂跑了
那一天,我在早会当场把一个犯了严重错误的员工骂晕了
那一天,六个工人同时没通知我之下一起辞职了
那一天,六个工人同时来向我要工钱,事情搞到差那一点点就要用暴力来解决
那一天,因为这件事,我到警察局去备案
那一天,最后个个向我道歉来做为结束
那一天,最帮得到我的两位员工突然向我辞职,因为他们突然当父母亲了
那几个月,我累得不像人
那一天,我责备泰国厨师,他立刻带三个手下离开餐厅,这是员工对老板的态度
那一天,他们向我道歉来为故事告一段落
那一天,弟弟离开餐厅,我独自一人撑下去
那一年,我一个月工作三十天
那几个月,我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
那一天,我病了但我还是要来上班
那一天,他们把我摆上抬,我一言不语
那一天,厨师突然离开餐厅,我不为此感到担心
那一天,我努力寻找好厨师
那一天,我终于开始学习下厨
那一天,我违背了自己的原则
那一晚,餐厅起死回生了
那个日子,我连碗盘、水沟、厨房都得洗
那些日子,我几乎忘了我自己
那一年,我心爱的车沦落为货车
那一天,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那一天,我终于累倒了!
那一天(31/12/2008),我把餐厅结业了!
那一天(01/01/2009),我真的失业了!

我是在街头卖艺的幌子!

学院毕业以后,进入一间电脑公司,开始了与电脑有关联的工作。
但并不是什么工程师之类的,而只是一个销售行政员……
讲明点就是跑来跑去向电脑零售商推销电脑零件的木咀。
这份工,我并没干多久,主要是想利用此机会认识电脑商,好帮我的下一步铺路。

时机一到,我自己当起了老板!
在经验不足,资金不够的情况下开始了自己的第一间公司。
那些日子里,摇摇晃晃的在大公司旁游走,当中也算顺利。
短短时间内,由于得到了批发商的支持,我更开始踏进了槟城的电脑市场,这其实可算是公司的一个里程碑!
然而因为要顾及的市场大了,注意力就这样的被分散了!
那时正逢电脑节,我独自赞助一间电脑店二十多千的货……
问题出来了!电脑节时期,他的生意是有,但电脑节过后找那人收帐,只见他拖了又拖……
甚至去恐吓他,也无济于事!
就这样拖了两三个月,也拖了批发商两三个月的帐,直到不放货给我,我知道事情到这里也该结束了……
欠了批发商一屁股的债,最后没办法的办法,我回去槟城打工了!

那时就在一间烂制衣工厂当个什么Industrial Engineer,卖命换钱还批发商,间中还是时常回去找那王八追帐……
然而依旧是徒劳无功!
用了八个月的时间,我终于还了这笔帐!

进了这不像样的工厂,还待了三年多的时间,从高级部门的低级职位被丢去低级部门的高级职位,再到其它部门经理的重力挖脚。
然而我并没因为如此而自满,当时,却忽然的做了另一个选择,我选择离开该地狱工厂,来到无人小岛与人合股开餐厅……
当时最羡慕我做此决定的乃是前任经理(她也被管理层政治逼害的被调组),事关开餐厅也是她的梦想,就在她开始筹备初步计划时,我告诉她,“我决定开餐厅了!”

其实,那是在挣扎了一些日子后做的决定!
我离开了舒适圈,离开了安全窝,往小岛出发……

小岛一天,世间一年……
这里的生活的确是很难过。
这里,其实只适合我们来渡假,来旅行放松而已;生活?
最不习惯的就是这里的食物,太咸,太油腻,太不卫生,太马来人了!
基本上,这里很难找到华人小贩中心……
要便宜的,就得选马来人的,要好吃的,就得选华人的(但不便宜!)
再来就是这里的步伐!
很慢,很悠闲,很懒散……
拜托,我不行!

问题正开始……
用了年多的时间,用了全部的精力,绞尽脑汁,来解决每天都新鲜的问题!
最后,我认输……
我真的不能再玩下去了!
最后我选择退出!
连过后店要搬到另一个地方,股东有叫我继续参与,都被我婉拒了。
开始叫朋友在槟城为我留意些工作什么的!
结果遇到全球经济大海啸!

什么工作都没有。
这是我的命!

最后就这样在没有办法的办法下,我开始了,连发梦都没想到的行业!
也算是我的梦想,但就有点来得太奇怪了!
就这样,我又当起了自己的老板了!

忘了说,我现在在街头卖艺的!但并不是胸口碎大石酱激!
我只是卖艺然后再骗些女人与小孩的钱,但并不没有姑爷仔酱禽兽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