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欺负我,我是有大佬罩着的~

 大哥,俗称“大佬”,是我们全家的光荣!他是我们这一代涂氏家族里唯一的大学生,也是家族里唯一的医生。他很活跃于政治方面,他党属民政。不久前,他更代表党参选市议员,只是这一届大选,选民选党不选人,导致他落败!他做事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在槟城求学的那段日子,我是居住在他屋檐下!

当我在槟城求学时期,虽然同一屋檐下,但我们却很少见面,原因是医学院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大山脚的中央医院去,每天都早出晚归。之后被调到Balik Pulau的Klinik Desa去,然后就搬去Klinik Desa政府提供的独立洋房住了!因为距离的关系,我没跟着搬去那儿,却选择暂时住在大嫂妈妈的家……

几年过后,哥哥开了自己的药房,也买了新家,我才又搬回去跟他住。

对于每个政治人物,我对他们都没什好感,因为我总认为他们帮助人民只是表明工作,真正的目的其实在背后!但我却从来也不曾感觉到我大佬的那份目的,直觉告诉我,他是全心全意为人民付出的!

原来,医生,或是政治人物,都未必无时无刻严肃的,平常时候,他也是很癫的!我欣赏他的是他对每样事情的认真,学业、运动、音乐、事业、家庭、政治……他几乎都交足满分!感觉上他从不让自己有机会制造后悔的基因!

或许是年龄上差别的关系,我跟他比较有隔膜~但是,无论他做任何决定,我都会支持他的!

曾经收过一张他送的生日卡(不过为何是大象图案的?)十多年前送过我随订阅《亚洲周刊》付送的劲抽原子笔一支,靠近十年前也是随订阅《亚洲周刊》付送的数码相机,而它的相素,是……0.06Megapixels,相等于256 X 256,没有外插记忆卡,内存可储存十二张照片,问你怕吗!(这也是我第一次拥有的数码相机)

大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是我所羡慕的!大嫂是个温柔及善解人意的好太太,好妈妈,好大嫂;当然还有那聪明懂事的女儿–《美儿》,人小鬼大,鬼马风趣,也是无理头一名,她是我最疼爱的侄女,我们感情很好,她很喜欢粘我!

正如我之前所说,我死在陈升的手上,都是因为我大佬,但我死得甘愿!

也因为大佬的成就,造成我在中学生涯有些压力,学业,学会,Senior,老师都对我有较高的要求,但我很利害,我没有鸟他们,依然故我!

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人家告诉我“真好,有个当医生的哥哥!”,为何你们不说“真好,有个电脑博士的谁谁!”

刻苦耐劳,是我从他身上学到的成功秘诀!

 

对.医生也是他,他也是医生!

他就是用这把刀帮病人动手术的!放心,切完蒜头后,我会看着他把刀洗干净的!

 

美满家庭~~!

 

 

愚公移山 <--这是他的部落格(38,小镇成长,靠拿听筒维生,理性但不缺感性。有个愿望,想要移山。 )

姐姐。样子最像我的

姐姐,是我认为全世界最好的姐姐……从小就很照顾我、弟弟及妹妹!她不属于我们的年代的,她的年代比较懂得吃苦的!为何会形容她为全世界最好的姐姐呢?因为我、弟弟及妹妹对她有何要求,她尽可能为我们达成要求。而且她总是无限度为我们这头家付出!

 她在银行工作,她活跃于佛学,慈济还有青运……她朋友多到你怕,但却从来没拍过拖~
记得有一次在吃饭时,我曾经开玩笑问过她,“姐,认真回答我,你是不是同性恋的?告诉我没关系,我可以接受的!”,吓得妈妈喷饭!然后妈妈回答:“可是我不能接受!”

以前当我还是小学生读早上班,那时姐已是中学生了,那时她读下午班,每晚吃完晚饭后,我就会躲在房里看她每天为我“冒险”(因为怕被学校没收)向朋友“走私”回来的小叮当漫画书,每次都是用报纸包住的,每天都会借个三四本回来,赶着看完,然后睡觉,隔天还了,再借没看过的回来!小时候她时常骗我和她玩扮家家酒游戏,但是我又有喜欢玩咯!

她很怕冷(是吧!)她的房其实有够热的,但是她可以没开风扇,还盖被睡!她有个神功,那就是躺在床上,十秒之内,“tu
tu train”
开过(侄女给的鼻鼾声名称)她的驾车技术,连舒马克都会怕怕!她有点三八;但不失幽默!她脾气很古怪;且多数是阴雨天!

忘了中学初中几过后的成绩册,都是姐姐“代父从亲”帮我签的~~
(因为成绩太烂了,不敢让爸爸知道!)

来了小岛工作过后,周末她会时常约妈妈来小岛帮忙我~

好的姐姐人人不嫌多,但我一个就够了,真的!

不骗你,我真的长的很像她!先认识我然后有一天在银行遇到我姐姐在柜台服务的人,一定会立刻call我,comfirm一下“你是不是有个姐姐在银行上班?”

先认识我姐姐的人,突然有一天见到我在他家修电脑,修水喉,修冰箱,然后会立刻问我“你是不是有个银行上班的姐姐?”

以德服人,是我从她身上学到的处事态度!

我:还笑,这次去荷兰料,还不知道!

姐:关我什么事,行李是帮你拿的,你去,又不是我去!

我:嘘!~~是不是要讲到全世界知道!

 

姐:欢迎光临我的小家庭

我:姐,小屋子不等于小家庭,ok?

 

姐:大家都属虎,该算亲戚吧!

我:姐,听说这是“豹”来的!

姐:谁“抱”来的!

我:·@#*&

 

我:姐,给你道问题,这是什么?

姐:这~这~这题有点“难呱”!

我:姐!你好聪明,这真的是“南瓜”!

 

姐,我(同时问):这是我还是你?

 

姐:女人永远有扮可爱的权利,ok!

 

妈的~妈的~

Marder marder~~这是我对妈妈的称呼~
然而有时侯我会叫她——Mar leh~~

妈妈天生温柔,细心,善良,对孩子的关爱无限付出,照顾我们无微不至!特别是当子女生病之时~~

对于妈妈最大的印象,是在我小学二年级时的某一个月,她领了薪水,骑着脚踏车载我到离家不远的超级市场去逛逛,她说想送样东西给我,要我自己选,结果我选了一支价值RM6.50(当时属于很贵)的Paper Mate自动铅笔,和几张书签……印象深刻,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那支自动铅笔就在我隔天带去学校时,被同学偷了!

以前的课外活动时间结束后,偶尔会是妈妈从家里骑脚踏车来到距离家大约半个小时时间的学校载我~

 突然会想要吃妈妈做的汉堡,炒果条,还有一年做不到一次的laksa!

现在每次回家,一定会特地早醒,然后和妈妈去喝茶吃早餐!晚上临睡前,总爱和妈妈喝上一两杯!废废一下,才去睡。

 妈妈很喜欢我们几兄弟姐妹的无厘头说话方式,我们总爱逗着她笑!现在的家里是很寂寞的,所以我们都知道妈妈很想我们回去凑热闹的!

        妈妈很喜欢做年糕,却身体机能并不甚好,时常需要住院~~~每次都让我们担心一场!所有人一致要求她不行再做年糕了,她还是不听!这年头的妈妈还真难搞!

妈妈曾经跟我一样有颗年轻的心,我们都曾经爱过伍佰!(让我飞~~~让我飞~~~在夜空~~~)

一直以来,最让妈妈放不下心的是弟弟与妹妹,这也是她如今唯一的操心~~~两个瓜刚好又到老远的外国去了~~~

妈说最近老是睡不好,一直担心我的背到底会是怎么一回事,又担心弟弟一个人在穿黑黑、包完完国度里过得如何,又担心妹妹一个人在台湾又不懂会不会照顾自己!

所以那天我告诉她,“那天醒来,背突然就痊愈了”
至于弟弟,我则告诉妈妈,“你大可放心吧,他不会饿死的,如果他没钱花,你将会第一个收到他的电话!
至于妹妹,“她还好啦,每晚在网上都和我聊些有的没的!我也时常给妹妹意见该如何过日子!”(虽然有时并不是很正确!)

师奶嘛,没事干,就会乱想象,一下想这个,一下想那个!搞到晚上不能睡~~ 结果,病就来了,高血压,头晕,头痛,失眠等症状~~

在奶奶去世过后的一个晚上,我俩蹲在黑暗小角落里,她喝醉了,妈妈告诉了我两个世纪大秘密~~(只是至今还是对这秘密的真实性存有怀疑!)她当时应该是醉了,乱讲话!

上次回家,她把头发染黑了,突然年轻了许多!她说,去Disco可能还会有人向她搭讪呢! >.<lll

印象中,妈妈喜欢吃什么,我却好象不大知道……然而我们喜欢吃什么,她却能牢牢地记住!
她说她不喜欢吃鱼肉,喜欢吃鱼头,我知道她想把鱼肉都留给我们吃!

不喜欢鸡肉,只喜欢鸡皮,鸡颈~

刻苦耐劳,是我从她身上学到的处事态度!

 

妈!乐观是开心的原动力~

 

 

爸爸。“顶住了”

这是再度写爸爸了,之前那一篇是突然一时想念时的创作,这次则是要深入的介绍屋企人!

爸爸是家里最大的支柱,爸爸是位书记,一位了不起的书记!一支笔,一架计算机,养活了一家七口。那一年我还念小学,日子不好过,为了要供大哥读大学,姐姐念中学,及给非常可爱的我读小学,爸爸接了十多间大小公司的帐来做,包括要来这鸟小岛工作!妈妈还得在制衣厂车衣赚点钱帮补家用!那几年,我们苦过了,我却在懂事后才明白爸妈的付出与辛苦!看不见的眼泪与汗水,原来奉献了我一个童年……

记得几年前,爸爸的心脏有问题,住院了,情况还算严重!那时妹妹还很小!就在要进手术室的前一个晚上,在病房里,妹妹吵着要吃那桌面上的柿子。印象非常深刻,爸爸告诉妹妹说,“出院后,爸爸再买多多给你吃!”,在一旁的我想着,“爸,这是你答应的呀,你明天的手术一定要成功,你一定要实现你对妹妹的承诺喔!”
爸爸也经历了吸烟,戒烟,吸烟,戒烟,再吸烟的过程,我想爸真的是有心要戒,只是戒不掉而已!(但能的话,尽你的能力减少吧!)来到小岛工作,其中一个好处是和爸爸的距离拉近了……

爸今年也已六十四了,但还是为了五斗米折腰!老爸的生钱工具,手提电脑,修了几次,也换了几架……老爸还是坚持不退休!因为老爸一直以来都不想让我们养他,或许他不想我们辛苦吧!但,老爸你也辛苦了几十年了!而我们也算有能力抚养你及妈妈也有能力扛起这头家了啊!

对了,我爸爸名叫鼎举,在我心目中,他与他的名字很相像,“顶住”(广东话),有什么事情,他都能为我们顶住!家里任何东西故障了,他都有能力修复!所以老爸是我的偶像!现在,我也有个小名,我叫“小鼎举”(老女人帮我取的),我也很想可以代替老爸成为有能力“顶住”这头家的男人!

爸爸在家里不太爱讲话,所以造成我们兄弟姐妹都很怕他,小时候他也没什么打我们,也没骂过我们,但无形的恐惧还是促使我们对他的畏惧,或是尊敬吧!

曾经看过爸爸最伤心的时候,婆婆的去世,对爸爸来讲,是一大打击~
婆婆那年离我们远去,爸爸伤心的无法言语,顿时感觉到爸爸突然苍老了好多!但爸爸始终还是很坚强的渡过那段日子。

突然想起,小学时,校鞋来不及干,而爸爸就把我那小小双的校鞋吊在煤气炉上烘干!

还记得爸爸帮妹妹绑的辫子,在校车还没来得及把她送到学校时已经脱落了!

还记得小时候爸爸和我们抢电视游戏机玩,搞到几个小瓜一个脸黑黑,一个哭,一个干脆跑去睡……

至于更详细的爸爸,之前有写到(http://www.blogkaki.net/6923/viewspace-83911

厨房是很危险的,你还是回去serve neh neh吧!

那天,屁股痒,看到店里很忙,厨房出现瓶颈,就跑进去厨房帮忙!

打开微波炉,把食物拿出,突然发觉盘子太烫,紧捉住盘子,死命拉出来,结果把微波炉的旋转底盘也拉了出来~~

跌下来之际,双手还是死命的捉住食物,本能反应用脚去顶了两下那旋转盘(动作还很美一下),旋转盘被踢到半空又更高空,后面工人傻傻的站着看,结果还是把旋转盘跌到地面,

锵锵~~

落地开花~~~

告诉自己:

“厨房是很危险的,我还是回去serve neh neh吧!”

结果~~~

还好我不吃肥肉

话说那天突然一群小学生(该有百多个那么多吧!)经过餐厅门口,就在正门口停了下来。这次够力料咯!酱挡住“令伯”餐厅门口,还有得做生意的?
如果说,老师参学生共一百五十人,再加一个人有一个旅行袋,总共三百个东西“吨”在本少爷餐厅门口还不死?

正当餐厅老板要扮英雄出去赶鸭子时,刚好有几个学生走进来买汽水。心想,“收完钱后要是你们还在门外,我可要拿扫把一次过扫完那三百多件“垃圾”了!”收了钱过后,眼看他们还在,想着要去store拿扫地阿婶用的“青锋剑”时,另一班少林子弟再进来买饮料。我答应我自己,这次要是收完钱过后你们这班“契第”还不走的话,我就拿BOOM炸你们!

“来,走料,走料……”
“一个跟着一个……”
“跟着老师的旗,不要离群……”
几条木咀在催了!害得正在向我购水的少林弟子紧张起来!“快快快,老师要走料,老师没有等我们料!”

心想,现在的老师真的已大不如旧排的老师了!眼看有些带团旅行的老师,自己都还没全熟就带那么多学生出来了!而且又没什么责任感的!老师走老师的,老师谈老师的,根本都不在乎学生。一堆人走掉后却留下袋行李在门外,餐厅工人见到了就忙跑去告诉其中一位老师,结果老师回答:“我知道,但不知是哪一位学生的,没关系的,等一下当他想起时,他一定会回来拿!”
这样也能?
没关系,我就发挥我的衰嘴祝福攻击“祝你们把家长的孩子遗失,让你们中大条!”
管他啦!做我的工啦,继续Serve neh neh~~

过一阵子,老女人突然带着一个小肥仔回来餐厅,很有相象力的我立刻为老女人编了第一句对我说的对白:“来,叫把拔!”(Choi!!)
原来小肥仔哭着说跟队伍走失了……肚子又饿了!
衰嘴真的发挥作用了!有些高兴,这次你老师还不怕死才怪!但毕竟小肥仔是无辜的,就吩咐老女人带他四处找找看老师是否还在这附近……
老女人带他到巴士停放处去看了,巴士确实还在,表示他们还是在这里。过后老女人要求一位租车代理公司的伙计驾摩托车载小肥仔到附近的餐厅找找看,毕竟当时已是晚餐时间了,推测应该在某附近餐厅享用着晚餐了
结果,真的在某间餐厅找到他们……
当时所有老师,根本不知道他的遗失……

直到把小肥仔送回给他们,才知情,而且还一直骂一直骂!
……如果我们没帮那小肥仔找回他的团队,而把他拿来煮肉骨茶的话,那那班所谓的人类灵魂工程师要怎么办,要怎样还回一个小肥仔给他的家人?
还好我不吃肥肉!


几则与我有关的……

有一不知内情的男子来到厕所,在门边儿随便找了个地方蹲了下去。大便后发现没有纸,怎么办呢?他看到门前有自来水管,心想:就用手对付一下,再洗洗手就行了。他用右手擦去脏物,用左手打开了自来水龙头,可是水管里根本就没有出水。他恼羞成怒用右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水龙头,水倒是没出来,可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禁把手伸进了嘴里,是那只右手。

 

 

小明问小红:“你知道肛门有什么作用吗?”

小红说:“便便。”

“还有呢?”

“放屁。”

“还有呢?”

“还有?……..啊!你好流氓也!”(脸红)

“你想到哪里了啊,我是说还可以夹断大便呀!”

 

 

一次逛街时突然觉得肚子很痛,于是走进街角的199吃到饱火锅店,想说借个厕所用用,偏偏找遍了一楼就是找不到,于是我跑到二楼去, 二楼是还在装修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但是却发现有一间厕所门贴着“故障待修,请勿使用“,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四下无人,脱了裤子就朝马桶蹲下去,霹雳啪啦……好爽! !
结束后,我走下楼去却发现空无一人,奇怪了,正值晚餐时间刚才楼下还高朋 >满座说,怎么一下子就人去楼空呢??连服务生和接待都不见了……
  于是我走近吧台,并且问到:「有人在吗?怎么都没人了?」
  此时,只见一个男服务生从吧台下钻出来,
  并且开口说:「我操!……刚才大便从天花板掉下来打到电风扇的时候你不在?
  算你运气好…..

 

 

某天三兄弟在公园里散步时看见路中间有件东西 。
“看起来像便便!” 大哥说,“我最好检查一下。”他弯下深吸了一口气,“闻起来像便便!”他说。
二哥走上前去把手指插进去感觉:“摸起来像便便。”他说。
小弟拿指头戳了一下放进嘴里然後说:“尝起来也像便便。”
三兄弟终於松了口气说, “幸好我们没有踩到它!" 

 

 

一位穿着体面的男士到酒吧里点了一杯马丁尼,他发觉身旁坐着一个外表邋遢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研究手中东西的醉汉。当醉汉将手中的东西拿到灯光下时,这名男子忍不住靠到他身边去一探竟,醉汉喃喃的说:“嗯,它看起来像塑胶。”然后他用手指揉搓着,又说:“但是感觉起来像是橡胶。”有一个坐在他身旁感到好奇的男子问了:“你拿的是什么?”醉汉回答说:“该死的我知道,但它看起来像塑胶感觉起来却像是橡胶。”男子接着说:“我可以看看吗?”这名醉汉便把东西拿给他看。男子用大拇指与食指翻转這个动西,仔细的研究着:“没错,它看起来真的像塑胶但感觉却像是橡胶,但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你从哪儿拿到这个东西的?”醉汉回答:“我鼻孔里啊!” 

 

 

一位救生员向游客抗议:我以已经注意你三天了,汪先生你不能在游泳池小便.
汪先生:每个人都在游泳池小便.
救生员:没错!先生,但只有你站在跳板上小便……

 

 

一个消化不良的病人向医生抱怨:我近来很不正常,吃什么拉什么,吃黄瓜拉黄瓜,吃西瓜拉西瓜,怎样才能恢复正常呢?医生沉默片刻,那你只能吃屎了。

 

 

(这些都是从网上搜索回来的“论文”)

我爱。史奴比

    对不起,放这个主题只因为要骗些小妹妹近来而已!其实这篇文章主题该是《我爱。屎尿屁》,史奴比、屎尿屁,有像喔……

    在大红花的国度,混了一段不短的日子……总爱把自己搞得像个诗人似的写文章,我辛苦,读者更辛苦……因为我语文其实真的很差的!我不是爬格子的料,有爬也只是爬树偷采邻居的芒果,或爬楼梯偷看人冲凉而已!我想,用原本的我的说话方式来表达,来发表,我会更快乐!因为我说过,我要做回我自己!,我根本就只是只青蛙,为何要扮王子?

 

其实今天,突然发觉一样事情,一样非常有哲学的道理……

 

原来,有些东西无论我们几抗拒几不愿意,也由不得我们不去做,比如说:

 


冲凉

 


老实讲,我是一个几不喜欢冲凉一下的人……
原因是又要脱光衣服,冲好后又要穿回衣服,几麻烦一下不是吗?
好啦,好啦!那我承认我怕冷,尤其是现在,放工过后回到家,几点了?还得冲凉,所以……身体不出毛病才假!

 

然而,有些东西,你朝思暮想可以去实行,但未必你想、你坚持,就可以的,比如说:

 


大便

 


也老老实实的告诉你,本人还蛮期待大便的(对不起,我真的还是适合谈屎尿屁的),尤其是那已到达门口了的状况,一冲,一蹲,(不须推),立刻出,一个字形容


   那天和一位女性朋友MSN聊天,也才知道,她也是Pang Sai Kaki!她外表其实是属于漂亮的,只是一谈到屎尿屁,她也不输我!她也是喜欢忍到门口了才会去的那种……


我在家大便一定要看书!如果是在其它厕所大便,就会趁机玩手机里的Sudoku!所以别问我,为何大便那么久!

 

今天MSN朋友一个问题,你知道当我想找人聊天而又看不见你时的那种感觉吗?他回我,应该是,闷到仆街呱!错!,我回他,错!那感觉就像……要大便料,却找不到厕所那种无奈的挣扎”……

 

几个小时过后,他再上线,又再问他同样问题,你知道当我想找人聊天而又看不见你时的那种感觉吗?,他想也没想就回我那感觉就像……要大便料,却找不到厕所那种无奈的挣扎 “yer~做么你酱肮脏的?我只是想说,那感觉就像,茶壶已捧在手了,却发觉不见了茶杯的那种患得患失哈!还阴不到你!
同一条桥,我是不会用两次的吗!

   
   
我其实还有一种臭款!那就是,和朋友MSN时,时常会突然急粪!(时常跟我MSN的人就最了解了!)难道说是患上了先天性屎冲动,因为MSN的电波影响到肛门神经线的正常操作?管它,总之就是酱!

 

    所以,如果下次跟我MSN一半,突然我没有反应,那,我这条木咀一定又是跑去公厕Sudoku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