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吐血事件(四)

    又是一个闷到仆街的下午三点!店前突然出现一票印度人,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对话着)

    我在祈祷了,“千万别进来,千万别进来!”妈的,还是练不到,他们还是进来了!
其中一个印度鬼问:“Sini ada makanan vegetarian r?”
餐厅老板回答:“Oh, bagi makanan vegetarian, kami cuma ala vegetarian pizza dan sayur mixed veggie saje. Boleh?”
印度鬼问:“ Goleng goleng tak lak?”
餐厅老板回答:“Soli tak lak! itu saje yang kita ala.”
印度鬼问:“Lu boleh buat nasi goleng, tapi tak mau taluk ayam, udang r?”
餐厅老板回答:“Emmm~ kalau u nak i boleh kasih special buat bagi loh.”
印度鬼问:“Berapa satu?”
餐厅老板回答:“sama harga, RM8.00 satu.”
印度鬼问:“Wah! Taluk sayur saje pun sama harga dengan yang biasa?”
(你嘛不要咯,我又没逼你要!)
餐厅老板回答:“Yah, sebab i kena habak kitchen special buat ma.”
几个印度鬼又在对话了:“Ina neh, e nah ler, e neh e neh, pula peleh~”

然后就走掉了!
我应该庆幸,怎麽说呢?
别急,看完故事就知道为何该庆幸!

十多分钟后,那伙印度人走回来了!
对嘛,这里只有本餐厅有能力做素食而已……

餐厅老板问:“macam mana? Ok?”
印度鬼回答:“Bagi lima lah!”

实际上他们有七个人
餐厅老板问:“minum?”
你一句,他一句:“Enar neh ali neh, sali neh, wa leh wa leh.”
印度鬼回答:“Bagi 3 air suam, 4 ais kosong.”
印度鬼继续说:“Cepat siket, ferry pukul empat.”

明知道赶船,刚才还在那边要不要,要不要……

几分钟后……
水serve去了……
印度鬼叫道:“halo, satu boleh tukar sejuk r?”

炒饭到了……
印度鬼又叫道:“boleh kasi 2 plate kosong r?”

盘送去了……
印度鬼又又叫道:“ada sambal belacan r?“”

餐厅老板回答:“Tak lak!”
印度鬼又问:“Cabai potong?”
餐厅老板回答:“Ok!”

小辣椒送到了……
印度鬼又又又叫道:“boleh bagi satu lagi r?”

餐厅老板按着某处了……
心想,也快四点了,你就要走了!

谁知,他又叫了……
印度鬼:“boleh kasi lemon?”

lemon送到了……
即刻问他:“nak satu lagi?”

他一脸怀疑我为何会知道的回答,(当然,印度人吗!)
印度鬼很傻眼似的回答:“ya!”

终于三点五十分了,也应该要走了!

……

…………

………………

已是四点半了,妈的,我又被骗了!

几个印度鬼轮流进进出出,只留下一个最老的坐在原位负责看行李~
五点半了,一个走来柜台结帐……
“boss bil.”

呈上收据给他……
他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问道:“talak discount r?”
只对他笑笑(心想“路喜笑料hoh!”)
唉,终于走人了……

但是,收拾时发现,他们是来用餐还是打仗?吃东西会吃到酱肮脏的meh?

餐厅吐血个案(一,二,三)

餐厅吐血个案(一)
    店里走进了一批包头的……

餐厅老板:“Har low, encik selamat datang!”
包头问:“Sini ada pa makan?”
餐厅老板:“Kita ala goleng goleng, ala sea foot, ala pasta spaghettin, ala pizza, u boleh cuba pizza kita, memang sedap!”
包头问:“Sini halal kar?”
餐厅老板:“Yah, jangan risau, sini memang halal mia!”
包头对另一个包头讲:“Dia cakap halal saje, i rasa tak halal mia, baik kita makan kat tempat lain”(完全不当我有在似的)

我气料咯!
收MENU,推椅子,摆臭脸,“欢!落闸放狗!”

终于,“它”们还是没吃而离开了~~

大大声对工人摆鬼脸,说道:“Mampui mampui, pi pi pi, pi mati~~~”
“nasib baik u tak makan kat sini, kita semua masak dengan minyak babi”
“kita cina suka kasi orang melayu makan babi mia~~~”

很多时候,真的会遇到这种吐血包头!

 

 

餐厅吐血个案(二)
店里走进了两个戴songkok的家伙~~

餐厅老板招呼道:“Selamat datang ke Simfoni, encik!”
两个戴songkok的家伙看看我,看看店四周~~
餐厅老板再招呼道:“Encik, ini menu kita, u boleh tegok tegok, kita ada goleng-goleng, nasi, sayur apa saje."
两个戴songkok的家伙看看天花板,看看工人~~
餐厅老板继续招呼道:“Encik, kita ada fresh fruit juice, kita ada kopi-kopi atau teh tarik juga, kalau tak sesuai, kita lagi ada minuman tin”
两个戴songkok的家伙看看大门,看看对方,然后走掉了~~
我看着他们,然后看看工人~~
说道:“itu boss besar kita! dia mai cek kedai kita…tapi dua dua sekalang suda khom kham liao! ”

有时候就是不明白,这些人进来我的店是有何目的?
又不讲话,又不看MENU,又走掉!

 

 

餐厅吐血个案(三)
几个师奶走过店门口,看进来,犹豫犹豫……
然后工人向他们打招呼
工人:“Madam, selamat datang!”
师奶:“Kedai buka r?”

餐厅老板“普”火料!

“你盲的吗?你没看到有客人正在吃东西的吗?”

工人回答:“Bukar, sila masuk.”
师奶犹豫犹豫,依然没踏进大门……
师奶:“走咯,都没也食的!”

餐厅老板火滚料~
“老姨,你还没看到我们的菜单你又知道我们没东西吃?”

 

 

陈升

   
先声明,若你是不喜欢陈升这条水的话,那你就跳过这篇文章吧,反正不看,你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而且这文章也不是写给你看的!)

   
先表明我的立场,非常坚定及明显的,我是热爱及信仰陈升的一位听歌者!

   
小时候(也不小了)因为大佬原本就是陈升的傻婆特*,在他的影响下,就酱中了陈升的升毒!

   
开始时陈升的专辑如《拥挤的乐园》,《私奔》,《别让我哭》,《方放肆的情人》,等……都没能挑起我对陈升这个人的注意,直到《魔鬼的情诗》这张新歌加精选专辑,才开始让我着迷,让我无法自拔。
   

   
但,还是不懂,为何他的专辑封面都是以代表忧郁的蓝色为主色的,《魔鬼的情诗》、《风筝》、《恨情歌》、《别让我哭》连续几年的专辑都是蓝色,直到1996年的《1996夏。Summer》(明白为何我叫Summer了吧!)才告别蓝色,但却选用更沉重的灰色为封面!这个人啊……

   
感觉上,他真的是喜欢蓝色,也喜欢海,更喜欢自由的一位歌手……

   
他每年都会定时在台湾搞跨年演唱会,而且没有华丽的舞台,不穿精心设计搭配的衣裳,总是穿上T-Shirt配拖鞋,甚至是人字拖……然后随性的跳舞。崇拜他的人感觉他很随性,不靠包装,有个性;不爽这条水的人就认为他不修边幅,不尊重歌迷,cheap……(几极端一下)十几年,十几场的跨年演唱会,我没去过,但无可置疑我是十分崇拜他的!

   
很多朋友都告诉我,听陈升的歌的人,头脑一定有问题!我会大大声回答“是啦,是啦,,有问题啦,有问题啦!”更有朋友说,听他的歌的人,一定是有忧郁症或搞自闭的,关于这点我反而会小小声回答“是呱!”

   
然而对于陈升我只知道他原名叫陈志升(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英文名是Bobby
Chen(什么?跟你家的狗同名?不稀奇不稀奇,是他自己取了一个与狗相似的名字!放心,你没侮辱他,只是别让你的狗太自满就行了!)生日是……(没去记!)虽然关于他的个人资料,网上四处皆是,但我欣赏陈升,是因为他的歌曲,又不是他的三围或是他最喜欢吃的水果是不是跟我一样都是吃蕉……(对了,为何他的新乐园Logo是一串香蕉?难道他真的是喜欢吃蕉?)

   
那个年代的我们,只听卡带(你不知道什么是卡带?你去死吧!)收集完卡带后(卡带应该是收集到鸦片玫瑰吧!),到了CD开始不算奢侈品时才开始转收集CD,也寻找旧的专辑CD。原来他的专辑CD并不好找!费了几年时间才算收集到多数的专辑CD,现在应该只剩《别让我哭》这专辑还没收集到,有了这张专辑,那应该就齐全了吧!然而忘了为卡带们拍张全家福,就把那些已发霉的卡带扔了!

   
听了他的歌,似懂非懂的,总认为,他所要表达的,应该就是如此吧!但又或许没那么深奥,或没那么肤浅……

   
有时还会因为他的突然而然的飙高音而吓到!他的歌并不像流行音乐般的就算第一次听也猜得到接下来的音或唱法会是如何。

   
有些歌曲,我真的是完全不明白他想要表达些什么,就当作是我的功力不够,领悟不到他要表达的真理吧!

   
他总是想要表达凡人的思想,凡人的苦恼。听了他的歌,人会突然莫名其妙的蓝了起来!也沉溺在那蓝色忧郁中无法自拔,也暂时不想清醒!

   
然而他最近的专辑,我却越听越不明白了,也越来越难以接受了,或许是他的功力进步了,或许是我变肤浅了,也或许是我们距离越来越远了!


傻婆特*
supporter

想起“一百”,想起什么?

    

终于,第一百篇网记顺利刊载!

恭喜,恭喜!

    看到“一百”你会想到什么呢?

    在我人生中,最有印象的一百是小学三年级第一次英文考试的分数!(只此一次!过后就满江红!)

    “一百”我不喜欢喝“一百号汽水”,但酒吐后、隔天一定要喝!

    “一百”“Lot一百糖”,我更不喜欢吃(我不喜欢吃软糖)

    “一百”第一次升级上Pentium的电脑,时脉为“100Mhz”。

    “一百”喜欢的连续集为《百分百感觉》……

    “一百”弟弟离开马来西亚到新加坡去的前一夜,我给了他“一百”块!

    “一百”在学校时,曾经跑过“一百公尺”第二名!

        “一百”我常要求我的工作可以做到“一百分”!

    “一百”没有人可以是“一百分的人”!但我连六十分都没有(这是我打给我自己的分数)

 

那你想起什么?

 

 

我是青蛙。我家不在井底


    这是我第九十九篇网记,我决定用这篇幅写给我的家人……
   
    好先为涂家成员点个名吧!
爸爸——到!
妈妈——到!
哥哥——到!
姐姐——到!
弟弟——到!
妹妹——到!
大嫂——到!
侄女~
侄女~~
侄女~~~
Meyer——到!(原来她不知道她是侄女!)

呱~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应该还有一个的呀~!九个才对啊!

呱~

算了,就当八个吧~

呱~~呱~

    涂家的温暖屋属于旧时代的屋子设计,算蛮大一下。至少在客厅看戏,会因为距离远而有种不想去厨房喝水或上厕所的那种(或许是懒惰吧!)

    这老家,曾经是我最温暖的窝,虽然现在也是!只是很少回来了,但每次回来,都有种说不出的温暖、舒服及安全感。很多次姐姐想买过新房子,都被爸爸给拒绝了!也许爸爸不舍得这屋子吧!(毕竟是爸爸第一间属于自己的家吧!)

    我们的家每个人都会有很多各自的收藏品,每次家里大扫除,可丢的物品,都用“罗里”来计算的!像……

爸爸的收藏=  公司账簿,十多间,一间账簿要收七年(还好几年前已通通改用电脑做帐了),还有大大小小的电子产品,一些旧古董,旧回忆……
妈妈的收藏=  一(大)堆布块,她喜欢缝制棉被,整百个牛奶,美露罐,她喜欢做年糕来卖!
哥哥的收藏=  不算多,只是大多数都是些书籍之类的而已!
姐姐的收藏=  不算少,但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
我的收藏=  回忆(其他人当成垃圾)、漫画收藏、电子垃圾、电脑垃圾、画画用具……(应该不止这些)
弟弟的收藏=  可乐收藏,衣服,还有?
妹妹的收藏=  这个应该是第一名的,有……(有够懒惰讲),她最特别的是每箱盒子都有注明“Pork Chop*私人物品,打开者是猪头!”,单单是她的毛公仔,就占几箱了!

    屋子构造是,两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走廊(我不知道要称叫这地方什么),三间睡房,一间书房,两间厕所……

    现在,家虽大,但却只有爸爸妈妈及姐姐三人住!其他涂氏成员分布各地居住,大哥一家人住槟城;我在小岛生菇;弟弟在包黑布,包完完国度当厨师;而妹妹就在台湾升学……

    虽然分开,但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至少其中一位成员生日或什么的,全体成员都会用电话祝贺!甚至我们晚上会利用MSN聊天室做“废话交流”!

    我希望我的家可以永远开开心心,没有痛苦!我希望我的家可以保护我们团结、有情、有爱(打广告?)有欢乐、永远不分离!

pork chop* 我妹妹的外号

做么你们上完厕所没洗手的?

    好吧,我承认我变态!总喜欢关心、注意些有的没的东西……

    由于餐厅是开在码头兼购物广场的,如厕总要到广场的厕所去,所以到公共厕所的次数多了,就会看到很多有趣的画面。

    通常上厕所大多数是大小便吧!只是,上完厕所过后,你们真的觉得不洗手是没问题的吗?一解决后,拉链一拉,出去啦……(先生,你是否还有些动作没做?)

    更恐怖的是,有些人干脆在尿盆尿完后冲水时,直接在那儿洗手,而且两边手一起放进去洗,来不及,没关系再按,再洗!(我服了你们!)

    有些从厕所出来,感觉好象厕所爆水喉酱,整头湿湿!原来会有人来厕所洗头的!

    然而,讲起厕所,毕生难忘的厕所,非校园的厕所莫属了!不知为何,厕所里的格间门锁,没有一个是可以正常操作的,经验告诉我们,到学校的厕所如厕,必先准备一枝铅笔,可用来当锁用!这其实都还好,最最最恐怖的是大家方便完都习惯不冲水的,不过大多数都是抽水器故障了,无法导致冲水的。还有就是不懂有些人,到底是以什么姿势方便的,瞄不准没大进桶里还算可原谅,但有些竟然可以大到墙上去!佩服……

PS: 如果你是一边吃东西,一边看这文章的话,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我是男生(?)

我是男生(?)
   
这句话原本就不该属于疑问句!

   
大约十年前开始,(长像吗?动作吗?发型吗?身材吗?)就时常被误认为是女生!尤其是只看到我背后而已的更常误认我为女生!

   
怎样讲呢?或许我的身形属于瘦小再加上不算短的发型误导吧!

   
虽然我拒绝当女生;但如果你们误把我认为女生,我却没什么感觉,或许是惯了吧!

   
也许是感觉上比较温柔善良吧,再加上我属于比较感性的人吧!(真的!~)我的女性朋友远比男性朋友多。(但我坚持认为我并不是“奇哥”!)所有女性朋友大都是在机缘下认识的!

   
我从不特地,或有目的性质的去认识或接触女生。除了有次忘了什么事独自从KL踏巴士回老家,因为一个人坐六个小时半的巴士会很无聊。当时我被安排坐在双人座位,然而就在我同排的单人座位上坐着一位还不错看的女生。胆粗粗下,邀请她调换位置坐我旁边。给她的理由是,“我怕等下坐我隔壁的会是印度大兄或印度大婶。”(他们的味道,你知道啦!)还好她人好……不!该是还好我样子长得并不凶悍及没有攻击性!一口就答应了我这突来的要求!结果六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都不闷!

   
还记得刚在工厂上班时,操作员都不喜欢我!他们都以为我是很难相处,很爱打小报告的人,所有在当时,我有个外号,叫“Po
Hiao”!意思就是“人妖”!他妈的!相处了几年后他们才告诉我这件事,还好啦,至少大家都已是好朋友了!

   
异性缘不止限制在同龄辈分的,就连师奶级的都不能幸免,你不知道我在工厂除了有名叫“仔仔”之外,还有个叫“师奶杀手”的外号吗?当时得到很多aunty的照顾啦!新年有红包拿;端午节有粽子吃;中秋有月饼吃;冬至有汤圆……而且是几个人同时送上,比自己家里做还多!

   
被误认最深刻的印象有几个,像去年到Cherating去上潜意识的课程,在飞机场的等候室入口处,由于警卫要确保每位乘客没有携带危险物品上机,所以都会在等候处的入口对每位乘客搜身,然而轮到我的时候,三位男女警卫互打眼色,迟迟不对我搜身,但态度还算友善,我也不懂是为什么,几个警卫在那儿犹豫了一下,突然一个女警卫问我,“男的还是女的?”
起初我还以为是问我要男的警卫搜我身还是女的,我就二话不说的回答:“男的!”
他们才恍然大悟的问我:“你是男的?”
妈的……真的有酱难确定meh?

   
再一次,话说刚过来这小岛时,在现在工作的广场,因为男女厕所是在不同的入口的,有一次,正当很急的情况下冲去厕所(当然是男厕),一到门口,管理员把我堵了。
并告诉我,“tandas
perempuan kat sebelah!”
当时我也没想到什么,只回答她“i
tau!”
就冲进去解决了……
突然间才想起,她应该有把我当女生看待了!
真他妈的!
出来后,她很不好意思的不敢看我~~

   
关于如厕,也有几次了,正当我在厕所时,有人刚好刚走进来,一看到我,会突然吓一跳,然后走出门外,看看牌子,心想,“对呀,男厕!”
妈的,对呀!我是男生!你一进来时没看到我是站着如厕的吗?

   
至于现在开店了,还是有很多顾客会误以为我是女生
总会听到妈妈对孩子说:“来先给姐姐算钱。”
听到我的声音后才尴尬~~
我也通常当作没听到!

   
再次补充,我并不“喇形”!而且我很喜欢看女生的!偶尔早上睡醒,我也会“什么”的!我只是长得比较清秀而以!

原来我已做了决定

那天,Kelvin传了两封关于新餐厅的proposal过来,

同一时间,安泽琳也传了一封关于她朋友电脑相关行业的网址过来!

二话不说,点了安泽琳的电邮就看了她介绍的网页,还和老女人分享,那网页的长短处。

完全忽略了Kelvin同时传来的新餐馆Proposal!

直到昨天安泽琳来到问起我,

才告诉她“Kelvin给的还没开来看,但你给的,已经研究过了!”

 

突然发现!

原来潜意识已帮我做了决定~~

我还是对电脑相关行业比较有兴趣!

 

原来我已做了决定!

原来很简单!

(这是大佬的部落格里看到的文章,在此发扬光大!)

有一個人去應徵工作,隨手將走廊上的紙屑撿起來,放進了垃圾桶,被路過的口試官看到了,因此他得到了這份工作。

原來獲得賞識很簡單,養成好習慣就可以了。

……

有個小弟在腳踏車店當學徒,有人送來一部故障的腳踏車,小弟除了將車修好,還把車子整理的漂亮如新,其他學徒笑他多此一舉,後來雇主將腳踏車領回去的第二天,小弟被挖角到那位雇主的公司上班。

原來出人頭地很簡單,吃點虧就可以了。

……

有個小孩對母親說:「媽媽你今天好漂亮。」
母親回答:「為什麼?」
小孩說:「因為媽媽今天都沒有生氣。」

原來要擁有漂亮很簡單,只要不生氣就可以了。

……

有個牧場主人,叫他孩子每天在牧場上辛勤的工作,朋友對他說:「你不需要讓孩子如此辛苦,農作物一樣會長得很好的。」
牧場主人回答說:「我不是在培養農作物,我是在培養我的孩子。」

原來培養孩子很簡單,讓他吃點苦頭就可以了。

……

有一個網球教練對學生說:「如果一個網球掉進草堆裏,應該如何找?」
有人答:「從草堆中心線開始找。」
有人答:「從草堆的最凹處開始找。」
有人答:「從草最長的地方開始找。」
教練宣布正確答案:「按部就班的從草地的一頭,搜尋到草地的另一頭。」

原來尋找成功的方法很簡單,從一數到十不要跳過就可以了。

……

有一家商店經常燈火通明,有人問:「你們店裡到底是用什麼牌子的燈管?那麼耐用。」
店家回答說:「我們的燈管也常常壞,祇是我們壞了就換而已。」

原來保持明亮的方法很簡單,只要常常更換就可以了。

……

住在田邊的青蛙對住在路邊的青蛙說:「你這裡太危險,搬來跟我住吧!」
路邊的青蛙說:「我已經習慣了,懶得搬了。」
幾天後,田邊的青蛙去探望路邊的青蛙,卻發現他已被車子壓死,暴屍在馬路上。

原來掌握命運的方法很簡單,遠離懶惰就可以了。

……

有一隻小雞破殼而出的時候,剛好有隻烏龜經過,從此以後小雞就背著蛋殼過一生。

原來脫離沉重的負荷很簡單,放棄固執成見就可以了。

……

有幾個小孩很想當天使,上帝給他們一人一個燭臺,叫他們要保持光亮,結果一天兩天過去了,上帝都沒來,所有小孩已不再擦拭那燭臺,有一天上帝突然造訪,每個人的燭臺都蒙上厚厚的灰塵,只有一個小孩大家都叫他笨小孩,因為上帝沒來,他也每天都擦拭,結果這個笨小孩成了天使。

原來當天使很簡單,只要實實在在去做就可以了。

……

有隻小豬,向神請求做祂的門徒,神欣然答應,剛好有一頭小牛由泥沼裡爬出來,渾身都是泥濘,神對小豬說:「去幫他洗洗身子吧!」
小豬訝異的答道:「我是神的門徒,怎麼能去侍候那髒兮兮的小牛呢!」
神說:「你不去侍候別人,別人怎會知道,你是我的門徒呢!」

原來要變成神很簡單,只要真心付出就可以了。

……

有一支掏金隊伍在沙漠中行走,大家都步伐沉重,痛苦不堪,只有一人快樂的走著,別人問:「你為何如此愜意?」
他笑著:「因為我帶的東西最少。」

原來快樂很簡單,擁有少一點就可以了。

卖药佬之火滚(二)

“我把这药丢进马桶。第二天早上去看,整粒药还在那边,没化掉。吃了不就塞住我的肠?!这些西药那里可以吃的?!我才不要吃!你们这些西医真的害死人呀!!”

“安哥!你今晚回家,丢一块义烧进你的马桶,明天看看它会不会化?”

“… 尔 …… 不会卦 …… ?”

“你又吃义烧 ??!!!”

以上这段对话,五六年前在我店里激情上演,火滚至极,让我记忆犹新。不知道要怪这安哥无知,还是要赞他求知欲高?够创意 ??

若安哥你家的马桶有胃酸酵素可以帮助消化药丸的话,你千万要小心了!!若一个不察,上大号时被马桶吃了半边屁股,那就大件事了!!绝对可登上国际娱乐版头条!!

@#$%^&* !!!!!

(这是摘自大佬的朋友的部落格的,很喜欢看这人的部落格,原来专业人士讲话方式跟九流的我是一样的!那我也算是专业人士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