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可以不老吧?!!

今天又与爸爸去吃晚餐(这三天里第二次了),刚收拾店铺时,老爸打电话过来,问我吃了没…


我明白老爸的意思,马上回答“还没!要一起吃吗?”


然后老爸就讲,“可以呀,可是现在不懂有车出城吗?!!”(老爸在小岛是住在超级深的乡村里!)


我又明白了,“没关系,爸,我马上去载你!”


其实,直从离开家里过后,就很少与老爸共同用餐了!


这次用餐,用心的观察老爸,“老爸,你真的老了!老爸,你理应不该在为五斗米而折腰了,你该享清福了呢!”(只是孩儿无能,未能让你完全放下心)


其实,老爸大约在二十年前就会大概一个月到小岛工作几天的了,来这里,他选择住朋友的江鱼场,空气很糟,睡不好,吃不饱,交通又不方便!


看了儿子心里非常难受,几次要求他来我这住,但整间屋子又什么都没有,他曾经住过一次,早上我去做工,到下午才回来,他就到下午才有东西吃!又没报纸,又没饼干~~


最恐怖的是,他竟然无聊到帮我做家务,洗那洗碗盆,还有洗厕所,扫地等(在家里,他是从来都不做此事的!)


当然,比起我医生大佬的半独立房子,这,还是难民营!虽然老爸不是嫌弃,也没去比较,老爸只是怕过来这住会让我担心他而影响我工作而已!“老爸,我明白的!”


“爸,儿子爱你!爸,你要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儿子的问题,就由儿子自己去烦吧!”


其实我越来越发觉,我跟老爸的性格很相识,我们都不多话,我们都爱把烦恼往心里藏,我们都不爱求助于人,我们都有颗善良的心,我们都很老实…


还记得小时候,妈妈常要我亲老爸,说:“如果你亲爸爸,爸爸就带你去新加坡!”(那时连新加坡与吉隆玻都还不会分辨!)但我就是不敢亲,不懂接下来的日子,我有这机会吗!如果有的话,我一定会“雄雄”的亲下去!


以前,大约六点多,就会在门口坐着,等待着老爸放工回来,听到老爸的老爷车引擎声,我们就会高唱“ayah balik,
ayah balik…” 然后我们兄弟姐(妹还没出世)就会抢着为老爸开篱笆门。然后等待老爸从车里出来,然后… …
接过他手里的零食(这才是我们的目的!)


一直以来,都很讨厌Account,中学时期,因为怕Form. 4会被分配到Account
班,在PMR时,出力的攻数学理科,希望Form4可以顺利升理科班,虽然PMR数学和理科都得A了,但还是被分配到Account班,那时还直冲校长室要求换班,当然最后还是不得要领!还记得告诉过校长:“这两年,我注定在此荒废了!”校长当然不加以理会!而我就真的荒废学业,把那两年时间花在学长团及学会里!


讲了那么多,到底为什么呢?我只想表达,我虽然非常讨厌Account,但老爸只是小小的一个书记,但他就是用Account来养活一家七口的!(老爸,你是神!)


“老爸,很荣幸可以当你的儿子!全世界只有五个机会,我就占了一个!”


“老爸,多跟我们交流吧,让我们用年轻的心延迟你的老迈吧!”


 


 

有的,没的

那旅游局的局长最近总爱随地的送来简讯,问问Simfoni的状况,谈谈小岛的现在与未来!


终于看清老板的为人了!但代价毕竟太大了!


无时无刻,还是自己靠自己!


老朋友来相聚,欢乐今宵!


喝酒太伤身了!那天两个人,原来喝了八JUG酒,第三天朋友告诉我后才知道!难怪头痛了整整一天!


距离越远,感觉越近… 最近与妹妹的感情好好!老实讲,我以前不大会关心她在乎她的,因为妈妈总会无时无刻在她身边保护她!


真的有想过要去台湾找她!


那天告诉她我很不开心,她传了个自拍短片来,想逗我开心!短片我看不明白,但她对我的关心让我微笑了!谢谢你!你真是“屎别”可爱!(我说单形容你可爱是不够的!前面一定要加个“屎别”!)我又笑了!


 

回忆录–28岁(2007)

28(2007)
       换了居住环境后,忧郁症也慢慢好转,搬到了大哥家隔壁。以前读书时就很喜欢这个地方了,窗口可见到高山,树林,偶尔还有雾气的出现,早上鸟语花香!

       被工厂新年欢会委员会选为项目表演者,表演项目是最不擅长的舞蹈表演<蔡依琳–完美〉,三女二男(还好没丢人现眼!),过后唱了一首“小小的太阳”,轰动全场!

       工厂破天荒允许本单位举办新年收工联欢会,提议报名参加奇异服装设计赛。设计服装为僵尸服,创艺的设计及模特儿的完美演出,赢来了无数的掌声与赞扬!从此“要参加就要赢!”成了我的左右铭。

       参加香港总公司主办的(忘了第几)周年纪念标语竞赛,拿了第二名,全马唯一一位得奖者,扬名海外!从此全工厂立刻对我这小人物另眼相看!     
       老板被调换部门,工厂重组,兵分马乱。曾经被某部门垂弃,到后来被某部门重金挖角,戏剧性般的遭遇一一发生在我身上!

       弟弟从新加玻来槟城参加全国厨师大赛。特地为他拿了一天假去帮他拍照。
       ——才发现,我缺少了什么的在活着!
       ——才发觉我已把自己的嗜好,专长,目标给忘了!

       参加了一个由蔡明霞老师主讲的三天两夜自我了解课程,一夜长大!回来过后与上司分享,从此与上司结为朋友,跟被当作心腹!

     妹妹离乡背井,独自到台湾升学,最担心的是妈妈!家里其实有点负担不起,自责自己无能为力!妹妹最后半工读!

       为了加入这生意,与老女人吵了好多次!也答应过她好多办不到的事!(对不起!)

       把阿娥当成我的乾姐,送了我从来都不曾戴过的昂贵手表!

       遇到了最不讲理的屋主,真他妈的!愿他生活多灾多难!

       听过一生中最伤的一句话,“你要知道,现在是我们给你机会,而不是要你给我们机会,我们优待你的职位,很多人都可以胜任,最重要的是阿佑(弟弟)已决定加入!”

       在完全没有人支持的情况下,当了第二次老板。合伙几个生意伙伴,包括弟弟、哥哥,开了间餐厅,不是很愿意,也不是很顺利,更不在行,但还是开了,共投资250千,选择在浮罗交怡(我称之为“小岛”的小岛),为何选择不在行的行业呢?只因为当时大家为了弟弟!(我也是人家的弟弟啊!真是同人不同命!)

回忆录–27岁(2006)

27(2006)
      
把忧郁症带到来这一年,刚开年就请了好几天假!

    
办公坐上的日历,是我最好的朋友,把所有愉快与不愉快都纪录在内!而且只用简单的图示来纪录,胜在简单特别!

      
住家对面的住客,半夜与老婆吵架后,杀死泰籍老婆然后上吊自杀!这两人去年原本打算跟我们租房的(有够衰也有够幸运的!)

       
越来越讨厌这份工作,我不懂我在为生活而工作还是在为工作而生活!忧郁症有越来越严重的倾向,甚至,那年我住院了!我失眠,我没精神,我没食欲,我一直消瘦,我自闭,我精神恍惚,我手脚发抖等状况一一出现!无时无刻,心里时常出现一把声音告诉我:“我是没用的人,我死掉算了吧!”之类的话语!

       
住着一个烂地方,好想离开,离开那地方或这世界,都行!

       
因为很不开心,我买了很多东西安慰自己,刷爆了几张信用卡,我以为我会开心些,结果东西买了,却没去使用它们!

回忆录–26岁(2005)

26(2005)
       人生最灰暗的日子在这一年发生!被新来的上司(大老板的儿子)所锤弃,不知他有意或无意的把最艰难及最庞大的Project交由我一个人负责,努力的在想改进,但不被看在眼里,三个星期时间归纳我为无能者,判我死刑,永不超生!在他过来前我所表现的成绩及功劳,统统被否定!我承认我在那部门并不是最优秀的,但我也绝对不是最低劣的;比我低劣的大有人在!我也常获得前任上司的赞赏!幸得当时我负责协助的生产部老板(月明)的欣赏及中用,从此“当不了天上最糟的神,被打到人间,却当上人间最好的人!”成了我另一种生存方式。其实,当时我好不甘心,大任务需要长时间的分析及改良,但上司却不了解,认为我没有料。反而,其他同事,却因为那些芝麻绿豆的任务顺利完成而得到赞赏及器用!当时心里面只有这个想法“你给我一把短枪要我击中一只麻雀;却给他们一把散弹枪去射一只大笨象,何来公平?”(而且到现在,我那没完成的Project,还是没人完成!)

       Villa Emas搬到Pinang Court(一个恶梦般的地方)好不习惯。住家很靠近工厂,睡房的窗也可见到工厂,是好事,也可讲是坏事!属于公屋(Flat)的地方,什么类型人种都有,黑的、更黑的,和最黑的,都住在此,每天吵吵闹闹,处处充满异味!

       开始感觉人生没什么意义,结果自闭症、忧郁症回到我身上!(那是痊愈了靠近六年的病,不懂为何会回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经历。

       参加了一次在双溪大年某高尔夫球渡假村举办的“Team Building”课程,认识到一群工厂老将,从此与他们合作顺利!那是一个很好玩的课程!

   弟弟辞掉槟城的工作,跑到新加坡,启程前过来向我辞行,给了他半副身家(100块)他回家后,我抱着老女人哭了!有些愧疚,这些年来,原来弟弟也长大了,也离乡背井了!而我这做哥哥的,却感觉没什么照顾到他~~(老弟,你要安安份份,家里,其实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和妹妹了!)



       由于老爸的老Proton时常出问题,于是有了更换新车的念头,其实对KIAPicanto款式早就情有独中,却赖于订购须要等待一年时间,就因此而不了了之。但皇天不负有心人,有天在报章上看到可以立刻取车的方法。结果就这样卖了爸爸唯一拥有过的新车当头期,升级为有车人士!(不、不、不,结果沦落为银行欠贷者)但还是对旧车依依不舍,见到棕色Proton就会多看一眼,看看是否是以前相依为命的战车!

衰!


一直以来都对高科技产品有着一鼓浓厚兴趣的,无奈这小岛又落后过人(你相信DVD烧录器,半年前我在网上用RM105购得,但这里现在还标价RM228)

最近又开始创作漫画了,那天回老家,一次过把所有画画用具带来这小岛,也一直跟远在台湾的pOrky讨论该买哪一种数码板。在网上看到了几个使用数码板绘画的示范,真的很方便,也很轻松;当然还是得有真工夫才行!

那天,电脑突然死机了,从开机,却怎么都不成功,而且听到硬碟发出怪声。完了,这次又破财了!花了两百八买架500GB的硬碟(我没被骗钱,这里的价钱是这样的!)回来装,却还是一样。心想,怎么了?突然想,会否是电供应不足,检查电压,果然,+5V的却只供
3.xV,+12V 的却只剩10V,搞什么!那Power
Supply不久前才买的,也是两百多块,那么快就……最近真的好衰!笔电拿去换壳一个月了还没搞定,现在电脑又坏了,现在还赶着换新MENU,怎么办?!!
这几天,心情与遭遇,就像做过山车,起起伏伏!问题接二连三的发生,没有要停止的感觉,我却累得无法理会这些问题了!

从个人财物出现问题,到公司财物出现问题、再到厨师财物出现问题,又来公司宣布倒闭,然后我陷入更严重的财物问题,然后公司再成功被抢救……短短几天内发生,我屹立不倒,但已遍体鳞伤!

说不担心不烦,不迷失自己,是假的,是不可能的!但公司倒闭所横生的问题数之不尽……

忙着为下属找工作(虽然我本身也应该要找工作),忙着为公司变卖橱具还债等等,都是些为别人做的事,而我现在该为自己做什么,我没有答案! 


最近,学会了很多东西,也动手做了很多平时不会去碰的东西。


店里的柜台移位,所有的电线,我自己接驳,厨房的水管,我自己安装,就连厨房二的墙壁,都由我自己来盖。所以我说,那一个老板请到我,是他前世修来的福!


店里只剩六个人做工,开斋节两天,又有午餐团及晚餐团,还好只是三桌,但也够死了!忙整天没坐下来休息超过十五分钟,就连一盘饭都分几次来吃,而且最后还是没吃完!

累到一双脚完全没有知觉,腰也很不舒服!整个人连讲话都没力气了!


为了答谢工人在前几天的任劳任怨,我请他们吃海鲜大餐,有龙虾,有鱼又有蚌,这种老板哪里找?我也是在那天才第一次品尝龙虾,正的好吃!那年我二九。

突然觉悟了,一直以来都知道运气不在我这里,却由它为所欲为且就此自暴自弃,就此算了,也不再去想想该怎么去改善。人说:“3分靠运气,7分靠努力!”我缺少那3分运气,唯有靠10努力!很简单的数学根据……(但是,数学也有1运气:n努力的时候,那就不止10分的努力可以解决事情了!)


电脑在连续在几个晚上抢修后终于证实,母板坏了,显示卡也坏了!这次,“仆街”了!还好幸得老爸借来笔记本电脑,新菜单才能继续完成!


那,该何时才能拥有电脑了呢?连我都说不出来了!

我已经跟这社会脱节了!

    这一次我反而没有想过要以死来逃避,但并不表示我已知道怎样去面对!


    我还是一样迷惘,一样彷徨!

    就把它当成完全是我个人造成的错误吧!只有一个错,干嘛那么多人去分呢?就由我一个人负责吧,虽然我也没能力负责。我也惯了,我注定是失败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这句话其实很容易告诉别人,这句话原来是属于失败者的!

    会有人习惯于失败吗?
    会有人永远都是失败的吗?
    到头来,我百忙一场;
    到头来,我是多余的;
    到头来,我是被用来摆上台祭神的。
    怎么办,现在的社会,大家都要求自己当坏人,而我又不习惯于坏人的角色!我已经跟这社会脱节了!

原来做人最难的是平衡处理每件事情!
原来误会无处不在!
原来到处充满着我不了解你,你不了解我的状况,所以误会重复的发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