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的沉思

刚出席了一个老同学的婚礼。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非常抗拒这种场合。我几乎都不会出席如婚礼,儿子满月,毕业典礼,新家入伙等等的场合。

但这一次有些例外,三四个月前就通知我这个婚礼了,我避不到。直到今天还在纠结为何这次不拒绝。我在form 3时认识他到现在,从骑单车参到摩多车再到汽车。有几年我不是很顺利时离开了所有朋友圈。所以有几年,我是完全没见过他的。

没办法的事情就得让它自然,顺着去发生,去经过。最后我选择在靠近开席的时间到达宴会,第一个遇上的朋友竟然是五年没见面的好朋友。这位真的是好朋友(友谊首部曲之友情岁月的其中一个朋友),二十三年的朋友。五年前跑到新加坡之后就音讯全无。知道这婚礼会为我们同学留了两桌。一进宴会,一桌六个人,都是同学,只有个不是很熟悉的而已。跑去新加坡的那个朋友的妈妈也有来,我选择坐她旁边。他妈妈还认得我吧?

过后来了两个女的同学,我都认识,只是记得其中一个的名字,另一个就完全不记得了,交流后才知道我不记得名字的竟然是我的班级的。

举行婚礼的这个朋友是个很重义气的人,有很多交心的朋友。很多我觉得都会出席的朋友,到最后却不见人影。才发觉,或许他的遭遇和我一样,他也曾经逃避过生活圈子吧!(我的婚礼何尝不是这种局面)我们就是失败到没朋友的那种!

这个朋友的成长经历有些特别,他是属于书香世家长大的,但是我认识他时,正是他处于叛逆期的时段。他满嘴粗口;但对朋友很讲义气。他讲话很大声很粗鲁;但是每当和他聊正经事时他是可以很柔和的。我和他从不互相炫耀,我们大多都是分享些生活上的点滴。

他父亲是校长,母亲是教师,但现在都退休了!他在学校时都很粗鲁,他长着一副方块凶狠脸,留着一脸胡渣,满嘴粗口,十足强盗样。但是回到家里,他却很斯文,说话用华语,动作很优雅。他很爱欺负他妹妹,但也很照顾他妹妹。我曾经担心过他会不会精神分裂。

毕业后,他到槟城来,读了一科不怎么样的科目,也不懂最后有没有成功的毕业。读书时半工读,到毕业(休学)后都在一间不怎么起眼的汽车零件公司上班,工钱不是很高,生活不是很好。直到三年前才转了现在这份比较有前途的工作。曾经,我觉得他父亲已经放弃了他。

其实,中学是个很奇怪的场地、时光。当时的岁月,或许不是你人生中最开心的,却是人生最难忘的。很多维持到现在的友情,都是在当时建立的。出来社会后,难再有真挚的友情可寻了。有些毕业后出来社会工作同学、朋友,现在也都变质了。继续维持着当初那颗单纯,真诚的心继续经营那份友谊的,越来越少了。我非常抗拒这种聚会的场合,最大因素就是会遇上爱炫耀的同学,朋友。对不起,我真的很抗拒!我阻止不了你炫耀,但我可以预防我自己见到你炫耀。

刚中学毕业后的三五年里,我还十分热衷于搞团聚会等等的。但是累积了几届下来的经验,我放弃了。

宴会后回来的路程,刚好melody fm播着那些年的歌,周华健,张信哲,张学友,赵传的歌,让我轻度回到过去。谢谢你!melody fm!只是白天能不能不要那么多广告?累!我打开电台是听老歌,不是听广告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