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可有可无,却真实的发生而你却忽略了的事!

染上烟瘾的大树

有间工厂外有棵大树,烈日当空下,员工、访客习惯性的会在树下乘凉,烟客会在树下抽烟。

吸完的烟蒂和未吸完的香烟,就这么丢在树下,日益累积,日复一日,这棵大树会不会从树根吸取了无数的尼古丁后而染上烟瘾?

 

同电话不同命

一架Apple iPhone7 plus,一架华为P9 lite,从名字就已分出高下,一架是公司给的,一架是私人的,然而华为永远都为Apple垫尸底,华为任何时候都被我用来保护Apple,粗活都是华为负责,恶劣环境都是华为出场。

这都是华为想的吗?为何华为就要为Apple卖命,牺牲?

人,何尝不是如此,为何奴隶就要为富翁卖命?难道你还单纯的认为你的身份,是你决定的吗?

 

当喝水和如厕都是一种负担时

如果你曾在或正在工厂生产部上班,那么刚好的又是间电子零件厂或医药厂的话,那么你一定知道jumpsuit,这种会坏了你的健康的套装。

通常,穿上jumpsuit的生产部,你都会遇到和机场同样等级的安检,和穿上或脱下jumpsuit的那段时间,那是很浪费时间和精力的时刻。访问过很多员工,他们的回答都是,减少喝水,减少上厕所!这嘛不健康咯!

我最讨厌遇到这种工厂,穿着jumpsuit时,谁你都认不得!电话又带不进去,要联络都不行。最辛苦的是,还要带着mask干活。连续三天的活,过得有如三年的时间!

 

我爸爸就是在路边卖水果和冰水的

小时候上课,道德教育有一课,大纲是告诉我们路边的食物是不干净的,不要吃。故事就说小明放学了,在回家途中的路边摊买了块插图有几只苍蝇飞来飞去的西瓜来吃,然后回家后就肚子痛住院了!

老师在讲这个故事时,只有坐在最后面的小青最难过,因为他爸爸就是路边卖水果和冰水的!

 

我爸爸就是清道夫

小时候上课,华语老师总爱骂不爱读书和懒惰的同学,“你们现在那么懒惰,有书不读,以后是不是想当个清道夫?”

老是这么骂时,只有坐在最后面的小华最难过,因为他爸爸就是清道夫!

 

我爸爸就是黑社会老大

小时候上课,有个同学很爱捣蛋,时常要找人吵架打架等等,老师都对他措手无策。老师叫了校长来教训他,校长只讲了一句,“你那么坏,长大想当黑社会老大吗?到时你要让你孩子怎么抬起头做人?”,这时坐在最后面的小强站起来大声的回答校长,“江湖规矩,祸不及妻儿!”,因为他爸爸正是黑社会老大!

谭月明

        星期五(六月十六号)接近凌晨,收到前工厂阿姨的短讯,告知我前上司过世了!收到这消息,整个人晃了!
她是我这十多年的工作生涯里对我最好的一位上司。在她的扶持、榜样、信任、固执、坚持、认真、努力、执着,才有今天更独立,工作认真的我,这当中当然包括了从她的优缺点中学习到的那些!
        因为她的执着和对自己极高的要求,公司上下几乎已经没有一位同事,上司或下属认同她了。当时很多其它部门的同事问我,和她工作,你不辛苦吗?但其实,她对我和另一个女同事是万般的疼爱。
        那一段时间,她曾经告诉我和阿芬(就那个女同事),我俩是她的心腹。试想像,一个万人憎恨的经理那么的告诉她的下属,是何等特别!而且我当时的那个职位,是她为了我极力争取,是全工厂独有的。我也因为她这个忙而全心为她效劳。但就因为我这个职位,其他人对我们单位拿第一的项目有微言。当然,这并不是我的功劳!
        我和她的上司下属关系结束在办公司政治里,因为她的执着,因为她的能力,她被调组了,把第一的组双手让给了一个烂经理,而她得去接手全场最烂的组别。那公司是如此的,她调组才没几天,其它部门的经理陆续来约我聊天,说服我为他们效劳,但那时我已决定离开那公司。她调组没一个月,我也辞职了,阿芬也在不久后离开那公司。
        在我辞职之时,她已不是我的直接上司了,但我还是到她那里向她辞别。结果她叫我写张辞职信,把日期纳前两个月,那我就可以提早结束辞职缓冲期,她说可以当作试着挽留我而没将辞职信交到人事部。她当时还很羡慕的语气告诉我说她其实也正计划着搞餐厅生意,哪里知道被我提前一步了!记得我初来小岛时,她曾和阿芬来拜访过一次,看看我当时的餐厅是如何经营的。
        她的人生其实也蛮坎坷的,我记得我刚到那公司上班还没真正成为她的直接下属时,正是她刚丧失丈夫的那段时期。她丈夫把生命结束在槟城大桥。曾想过,她每次经过大桥时,会是什么感受,多少人可以理解?
        我对于她的印象,就是停留在那弱小的身材,长发飘飘,穿着白衬衫蓝色牛仔裤,双手抱着笔记本,往办公室,往会议室奔跑。永远都是那么匆忙,那么忙碌的一个人。
她是我在工作生涯里见过对工作最执着的一个人了。她是处女座的吗?我不懂!
        她的逝世,是在我真正成熟,出来社会后,面对最难以接受的一次死别,也是最有想法的一个。因为她的离开,我开始在思考,为了工作,为了生命,我们都在忙,每天都在忙,在坚持,每件事情,我们都希望把它做得最好、完美!然而那一天到来了,我们得到什么?生命在忙碌中,在坚持中,在往目标前进的途中生命结束了,算值得吗?是值得的吗?我不停的在问自己,现在所过的每一天,每天那么忙碌,会值得吗?然后开始得到了一个答案,就算我如何说服自己,我还是放不下对工作的那份责任,这…应该和她很相像吧!
        如果说中学时期的圣约翰救伤队是第一个让我在公众场合唱歌的话,那谭月明就是第一个让我在公众场合跳舞的人!
        那天,在她的灵座上,为她上香,有千言万语想向她倾诉,但不懂得用语言表达,唯有在心里面感激她,给她祝福和希望她可以安详!
        现在的工作环境,想要遇到了解自己,信任自己的上司,何等难求了!各位,如果你上司不刁难你,你就算幸运了!
        YM,我为你祈祷,希望你一路好走!
Freddy Place Dipiazza 笔记
8.31pm
两杯paulaner

爸爸

那天发了个特别的梦,梦到了爸爸。梦境发生在一次的家庭聚会里,爸爸叫了我过来他旁边坐着,然后就不停的告诉我他年轻时候的日子。

 

爸爸告诉我他如何认识妈妈,追求妈妈,几岁开始学会抽烟;告诉我以前的生活有多辛苦,但却不畏惧。

 

然后爸爸还告诉我,对我的期望是什么…

 

一觉起来,突然发觉很想爸爸。其实我偶尔会短讯爸爸想念他,提醒他照顾自己或类似的叮咛。然后在同一天弟弟传来了短讯,他带爸妈去旅行了!

 

每次回家,都会尽量找机会坐在爸爸身边,拼了命的找话题和他聊天。爸是不多话的人,我也是,所以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数还是沉默。

 

那天,住了三十二年的老家,第一次淹水,家里只剩爸妈两老,慌张的情况下爸爸跌倒了,爸爸用手臂顶着门框和墙壁,以保护头部不被撞到墙壁。隔天,整个右手臂淤青了,母亲节那天回家,看着爸爸的手臂好心疼。

 

那一天回家,和妈妈吃完母亲节晚餐后,姐姐带爸妈去看电影,我因为要回槟城了,没跟随,在电影院外等待入场前,叮嘱爸爸,如果身体有什么不适,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们。这是我第一次在爸爸面前表现出的关心。

 

发觉这些年来很少回家看父母,陪父母,答应自己,现在起,每个月至少要回家一趟,陪父母聊天和吃一餐。无论忙与否,累不累!

 

最近喜欢上了李健那首”父亲写的散文诗“,很有意境,第一次可以放纵重复连续的一直听,一直听,然后眼眶泛红,比如现在!

 

感激老天眷顾,让爸爸妈妈健健康康!

 

空出来的劳动节

一直以来潜水专用的脸书户口突然被冻结了!使用了四年多,一直以来相安无事。最近可能在脸书专页的网络生意有些人气后被竞争对手举发或被潜在顾客怀疑为网络诈骗用户吧!脸书突然对我的户口进行封锁,需要我出示证件证明这是我的真实名字或者通常周围朋友称呼我的名字,我哪可能出示得了取名为“lalali latampong”的证明?

没办法之下唯有换上了真实名字,事情才总算告一段落。更改了名字后的第二天,朋友snapshot我脸书向我示威,兴奋的告诉我说“终于找到我了!”老实说,我脸书里的朋友名单两只手算完还有大把剩。也因为之前的户口名字那么刁钻,所以哥哥一直都没接受我的好友申请,直到更改了真实名字后才总算把我加进来。

今天假期,如常的待在科幻室“做没有”的时段,无意中连上了哥哥的脸书,看到了他近半年的贴子。由始至终的还是发自内心欣赏他的文采,他那感性的记载,到位的比喻,幽默的自嘲,风趣的发表和通透的看法。

这一看,就沉溺在当中了!哥哥一直以来都是我模仿的对象和生命里的假想敌,但其实自己很清楚这目标定得太高了!

一位医生,宣布不再执医,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久来决定?我连辞个小职都一年半载。他是个很有计划,组织能力很强的一个人,我想,“四十岁后半退休,五十岁后退休“,是他现在的目标吧!他如今从商,但还是与医学有关。曾经,我差一点成为了他的员工。命运始终掌控一切,我最后选择留守现在的公司,是好是坏,现在还说不上,但至少可以说的是,我现在的待遇也不差,别太计较。其实我对生活要求并不高,所以生活还算过得写意,但是我对工作就很难妥协。

所以工作上难免会被自己的要求绊倒,那通常我如何纾解压力呢?嗯~不外乎听听轻音乐,美声,看看喜剧,动作片,写写画画和去接触树木花草,山林河溪之类的。我知道我很闷骚,然而我真的就是那么闷骚!

今天劳动节,午餐出外打包,马路恢复顺畅无阻,那是多么的难得啊!可这就只有这么一天!突然脑海浮现一句话,“我们回不去的那些叫,童年和不塞车的日子!”,一生中大概会浪费多少年的时间在塞车当中呢?

吓得我赶快去车行下订一辆自己的dream car定定惊才行!

我要回火星!

        这世界病了,而且病入膏亡了!二十来岁的我开始只是接受不了这世界那真实的一面,三十岁末的我已经非常抗拒这世界太过真实,恐怖了!
        人类的贪婪、自私、卑鄙、残忍,那是多久以前变得如此的?我们几时开始变得无法自控了?
 
        我是个非常喜欢大自然的人,山海树,是我的最爱!还记得童年时,父亲偶尔会带我们到山上,河边野餐郊游,戏水。但是现在的河流,哪一条还有纯净的水流让我们,让现在的孩子玩乐的?
        工作的原故,时常须要东奔西跑,见过无数的河流山溪,每次经过任何一条河流,我都会多望一眼,希望可以在现在的世界找到一条纯净溪水。但是很失望的,都没了,这已经是非常奢望的要求了!所有的溪水,都是泥黄色,水面上漂满了现代的垃圾还有反肚的鱼儿,这就是现在的现实世界!
 
        现在的交通,我已经无法忍受了,就算多么临近的地方,动不动还是要半小时车程,塞车消耗了每个旅程的60%,塞车消耗油缸里20%的昂贵汽油。多数的交通阻塞,几乎都是那些不负责任,贪方便,自私的司机造成的。司机的傲慢,胡乱停车,造成交通阻塞还算没什么危险。最可恶的就是那些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什么闯红灯,违规交通标志,超速,反方向驾驶等等的,每次遇到我都好想呐喊!
        斑马线,原本就是给行人优先权的人行通道。但现在,就算在斑马线设立了红绿灯,也保障不了行人的安全了,每次在斑马线前停止,我感觉很压力,所有的车子都不理会的,有时还会给后面的车子响笛。
        多少次,在斑马线前,你会主动停留在斑马线之前,比个手势,示意让行人优先行走呢? (你试试看,在斑马线前停止,让行人越过马路,你的心是会微笑的)有多少次,你在红绿灯等待时,是没有看到摩多车骑士闯红灯的呢?不可U转的路牌,还有多少能力强制司机不U转呢?
        摩多车司机的野蛮霸行,已经是道路上的一颗计时炸弹了。我很不能了解,为何需要为了节省那几分钟而冒着生命危险呢?到底生命的价值是什么?早点出门,多点耐心!凡是以安全为上,为何你非要制造机会让自己躺着回家呢?
 
        你是不是那个可以随手把垃圾从车上往外抛的哪一种人呢?而你又是不是拆开包装纸,就那么随手往地上扔的那一个呢?总是在霸级市场的停车场看到无数的包装纸,宣传纸,试吃品托盘,杯子,有些甚至出现在离垃圾桶不到三公尺的距离。你到底是不是人啊!再不然就是把垃圾留在购物车内,等待下一个使用者来处理!为何你自己大便的屁股非要别人帮你擦呢?
        槟州政府实行泊车固本制以后,使用过的泊车固本在马路旁随处可见,使用过的固本,真的不能够带回家里和旧报纸一起再循环吗?再不然丢垃圾桶也是一个方法之一啊!为何偏偏就是随手往地上丢呢!
 
        还有,那“合法私人贷款“的贴纸,满街皆是,交通灯、告示牌、电线、电灯柱、栏杆,甚至是商店墙壁、铁闸、邮箱,都是。甚至路旁的树干都被订满了,最可恶的是政府花钱提升的现代设计玻璃巴士站,透明设计,几高尚美观,也惨遭毒手!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为何不采取行动?
 
        政府更是一天比一天难理解;一个比一个疯狂了!“先奸后娶”竟然可以从一个国会议员口中说出来!“实际年龄九岁,但是身体发育有如十八岁少女,所以出嫁,是不无可能的!”,那我想说,“四十多岁人,智力有如九岁的儿童般,重回小学就读,也绝非不可能!”。儿童是需要我们保护的,一个成年人可以和十二岁以下儿童发生性关系,不要告诉我她的终身可以托付给这个兽性比人性强的人!沙布丁,你知道你在哪里吗?你知道你在讲什么吗?你知道问题在哪里吗?然后你还要告媒体!
 
        今天,几乎个个华人都支持反对党(不支持的也已经不敢承认了,毕竟被人“走狗走狗“这样称呼,内心确实不好受),因为现在政府的腐败,加上一直对自己没能坐上皇帝的龙椅无法释怀,所以无论使用任何方法,一定要把当今的政府拉下来!当然,最好的办法是诬赖。最快速有效的方法就是搞垮马来西亚的经济和声誉,让马来西亚名誉扫地,经济一落千丈,人民怨声四起,然后怪罪现在的政府管制无方,无法带领马来西亚前进而怂恿单纯的人民要求政府下台,老实说,这种做法比现在腐败的政府更罪不可赦!这种做法在日本占领马来亚时代属于汉奸走狗,卖国贼!(狗喊捉狗?)
        你想当个人民接受的议员,正确的做法我想应该是告诉人民,你的政纲,你的能耐,你的强项,你的抱负。如果人民赞同你,自然就会投你!而不是撒这种肮脏手段。然而有多少个人民的眼睛雪亮到看得出来,这一切,都只因为要登上宝座,满足自己当皇帝的欲望而已!如果是这样,国家最后还不是一样会栽在政府(你们)的手上!
        对我来说,候选人的质素、能耐和家庭状况绝对是我的考量之一!我不能接受野人(那些爽不爽就在那里PKHKC,丢这个丢那个的那种人),教育程度很低(那些曾经在咖啡厅销售啤酒,告诉你说和你走得很近,很了解,清楚你需要什么。议员并不是知道你需要什么,就可以的了!议员是需要能为你做些什么的人!),个人或家庭成员有状况的人(兄弟姐妹不是私会党就是做些非法勾当的,父母亲,姨妈姑姐见钱眼开的那种等等)当上议员。议员需要专心服务人民,不该被个人或自己的家庭耽误的!如果你无法专心在你的工作上,那你就不要毛催自荐要当个人民代表!(至少你该先解决了你自己的问题先,再来当候选人吧!)举个非常贴切的例子,公司的CEO也不会想聘请有以上问题的人当经理的,道理就是如此而已!
        马来西亚的经济已经跌入谷底了,加上马币继续贬值,我相信除了政府的无能及腐败之外,一大群人二十四小时轮流在网上散播对马来西亚不利的谣言才是最致命的伤害!你伤害了马来西亚,还理直气壮的说你爱国!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爱国?爱国不是靠一张嘴来实行的。你还记得Prinsip Rukun Negara吗?
 
        来到最后,你说你憎恨腐败的政府,你看不起向你要求贿款的执法人员。凭心一问,你开车使用手提电话,没系安全带,是谁的错?是谁先开口“sorry-lah encik,boleh settle sini tak, encik”的?任何一方不提或不接受贿赂,就不会有贿赂的个案了,你那么爱国,那么清高!就算是encik自己先暗示你,你还是可以直接叫他开你罚单啊!我给个like你!不要告诉我政府吃的是亿亿声,你的五十一百算什么!爱过就是爱国,清高就是清高!不要和你批评的对象比烂,拜托!
(对不起!我说过不在这里谈政治的,这一次我食言了!)

新加坡的1.676767公里路程

这是一趟很省的新加坡的工作训练之旅。 新加坡的兑换率已经升到了3.15,这也是马来西亚人到新加坡的压力指数。 然后我最近也正在试验性的测试,一个打工族,一个午餐,最省,可以去到多少钱一餐。

暂时性,在新加坡,最省的一餐,暂时是新币1.80,也是可以吃到很饱!

马来西亚,块八钱,白饭加个菜都两块了!所以新加坡的物价指数其实很低。 五天的时间里,学了一些,重温了一些,也了解到一些。毕竟不是新机器,之前都有偶尔碰过的。很多东西原来我不懂,也原来很多东西我很小就懂!

这比较像是一个综合的资讯或维修经验分享吧!

这次的训练,看到其他国家比较新的同事,再看回自己,嗯!我真的是成长了!以前羡慕,盼望自己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拥有这些senior的知识和能力的感觉没了。但比起日本的同事,还是差很大,毕竟马来西亚的工程师没有专注在一种机器的这种策略。

刚计算了,这五天在新加坡的三餐,因为早餐吃酒店,晚餐有一天吃公司,算起来自己付钱吃八餐,总共新币36.50,平均一餐不到新币五块。

这一趟新加坡训练之旅,待最多,最有印象的三个地方为,办公室技术部,波士酒店1212房及每次去购酒的fair price 超级市场。

公司给的津贴是百一块一天,有赚啦!

每天都是走路往返公司和酒店,大概1.6公里的路程。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其中一个分别就是,马路上行人多过车子!上下班时间红绿灯塞的是人不是车。

在新加坡吃最多的是酒店早餐的火腿,印度煎饼,沙拉及西瓜,天天皆是!

我是个不爱讲话的人,但很奇怪,每次搭德士,我就爱和司机聊天,这让我快速的了解这城市,这国度的一些重要讯息及现在真热烈讨论的话题。这次也一样,短短的从公司到机场,吸收了很多资讯。

只是一篇普通的生活记录

第一次在quick cut剪头毛,也第一次在这二十年来把头发剪得最短的一次。记得二十年前,中学时期,剪了当时蛮流行的top hair,就很短的那种。 

下星期需要去新加坡training 一周。老实说,喜欢training,但不喜欢交际。

新币很高,这样讲不对,其实马币很弱。

Friday的tiger很香醇,外面烂酒吧的酒真的很烂。一直以来总觉得马来西亚市场售卖的产品没有底线,为了价钱可以牺牲品质,牺牲到物品的基本功能或使用感都可以牺牲的。要提例子吗?多的是

- 矿泉水,一扭开瓶盖,瓶子也跟着扁了!

- 水喉,在你正在安装时就被你扭断了,扭断了,扭断了!还没开始用啊!

- 装食物的不锈钢容器,然后生锈了,装食物的,它生锈了!

- 门锁,生锈,卡掉,永远开不到了,开不到了!

- 吊衣架在还没吊衣服时就摇摇摆摆了,吊上衣服竟然塌了,整个衣架塌了!

这是第二次在Friday喝上两杯,第一次是和以浩,那时刚join现在的公司的时候的office hour。只记得啤酒的冰冻和香醇。回想起,那是接近六年前的事情了。

最近在面子书(我有户口,但都不用私人户口)售卖模型商品,开始时只是实验细致,结果误打误撞下又帮我赚了一笔,或两笔。

最近姐姐失恋了,这年龄,老实说,要再恋爱的话,很难了,真的,很难了!姐一直都不会主动的提她的这段唯一(我是这么认为)的感情。大概两年多的感情,新年前结束了。妈妈说姐很伤心(妈妈更伤心,不,该说失望)。结果妹妹提议今年帮她搞生日。原来妹妹,弟弟他们还买了一份礼物送她。还好我也打算了!

姐姐是个很好的女人,很好的姐姐,感谢她为几个弟妹及家里无私的付出。

偶尔睡醒,突然的emo,然后会问自己,when我才可以不需要那么无奈的早醒,早出晚归,为了什么?生活乃或生存?

最近的工作表比较松一些了,上半年都如此。只是我觉得需要成这个时候聘请那空缺吧?!上个月一个马仔辞职了,我没挽留吗?没有,这年头的九十后很九十后。另一个马仔(马来仔)辞职的话我就会留。

现在槟城的分公司里,我算老二了,这其实来得很突然!前一批同事突然的一个接一个的辞职,然后我就无端端的坐上分行的第二把交椅。然而事情有好就有坏!我责任重大了。我的讯息量和工作量突然暴增了!很多新同事会不断的找我协助寻求资料,包括其他部门的,其实公司的系统比较没系统。

话说回来,剪头发时看到自己的白发,自己的容颜,我,老了!

好吧!提醒自己,我今生今世的使命是让身边,认识我的人,周围的的人开心!你们的开心,就是我的成就!

 

记录于皇后湾广场,FRIDAY餐厅
憋尿中绝笔
7.55pm 三月十一日,二零一七年

周日

       

        周日的下雨午后,一个人在电脑房喝着咖啡,听歌,这是一个很舒服放松的时间……

        中午一直都忙着处理公司的突发事务。我在一家日本企业上班,是间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精密测量器的公司。或许没接触到生产的人士不懂,其实这世界,生产如我们公司的精密测量仪器、化学、生物、航空等等相关产品的企业,都要遵守世界安全组织的标准,就是说每当你要销售,批发相关仪器、产品,甚至给予技术传授等,都要事先对购买的公司进行地搜式的审查,确保此产品,技术,不会落入恐怖分子或被违法利用。更多资讯可以参考此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nistry_of_Economy,_Trade_and_Industry

        讲了那么多,其实就是要说,今天原本是派两个马仔去一个顾客处把旧机器打包,然后送进顾客的仓库,等待决定再销售或废了它。说我们就申请了内部搬迁(指在同一个地址下移动机器),结果当两个马仔去到后,却受到不同的指示。顾客要去直接打包机器送上罗哩,要把机器运到其它地方(更改机器的所拥有者)。当然在公司的程序上,那是不被允许的,那是违法的。我唯有立刻上报export control的部门,然后接获部门的指示需立刻停止所有的工作,及上报上司。

        这是件很严重及紧张的事情。

        照着他的指示,要求两马仔暂停手上的任务,等待上司指示。然后我联络了上司,结果上司的指示却是使用违反公司程序的方式,不上报,暗地里的处理此事。我不允许如此做,但她坚持,我唯有让她命令两马仔奉命行事。

        能做的,我做了!希望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事件。

        很压力的状况下,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把内心的烦恼,紧张情绪一扫而空。然后我去冲了杯咖啡,打开了音乐库,开始我一个人的放空及放松。凡事尽力就好,不在我们控制范围的,就别去纠结了。

HAPPY RELAXING SUNDAY

三套的那些年

        最近看了几套影片,三套来自三个不同国家,有台湾,新加坡和中国,但都是和那些年有关的···

————————

        那套《我的少女时代》,讲述了中学时期的我们,电影导演是台湾人,情节会和居住在马来西亚的我们有些落差,而且感情故事的编排也有些不够真实。但不失为一部可以让你回到过去的电影。那些年的翘课,溜滑轮场,学校里的暗恋等等。

        人生里,到最后,最放不下的,往往就是那暧昧,却无法开花的初恋。让你在那以后回味,虽然有些感伤遗憾,但还是有一丝甜蜜存在。

————————

        接下来的那部《我们的故事》,有擅长表达出你每天都在懊恼,却不知道在懊恼些什么的梁志强梁导。整套是会完全的带你回到了你的童年生活,你会记起了细微的童年经历,你的玩伴,你的懵懂,还有你当时还不懂的大人纷争世界。这套戏会看得比较入戏,因为那是我们活生生的童年回忆。

        当然不可不提的是导演可以要表达的那些年,三大种族的和睦共处,那确实是事实。我本人最喜欢这一点的陈述。

        曾经(其实到现在都还是)很想要画一本漫画,故事讲述三个种族的乡村小孩的和睦共处然后发展到青少年时期的一次误解而造成妒忌、愤怒、怀恨,再到成年后偶遇而团结,牺牲小我的去完成一件事情的题材。

————————

        最后一套《夏洛特烦恼》,这套戏原本是一部喜剧为开头,然后故事会带你回到你最怀念的高中生涯,你的初恋,你的第一次出来面对社会,真正面对人生的压力,当中穿插着好多首那些年你一定会唱(至少都会哼)的歌曲。导演用主角醉倒后的梦告诉你一个遗憾,一个后悔莫及,遗憾终生。醒来后的绝对不再让那遗憾发生而牢牢的捉住那你曾经忽略的人或物。整套戏的故事编排都很好,只是毕业后到出来社会那一段有些仓促。但是最后还是赚了你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

        巧合的事,这几套戏,都是我们的那些年,那是X世代和Y世代的明显区分年代。可能现在混导演的,都是x世代的吧!人到了也年龄,总爱回忆过去,年纪越大,越爱回忆,尤其是最无忧无虑的童年和最有纪念价值的高中时期年代。所以最近的导演只要打上那些年的名号,所有x世代的观众都将是电影票房的目标。当然,各导演并不是滥竽充数,大家都有各自的武功。

        真的感激各导演的努力,让我可以借由你们的作品,穿越过去。希望可以有多一些这种题材的作品,让我们可以回忆过去,记录过去。

脸苍苍,眼盲盲,风吹头低见白发

        最近接二连三的被周围的人指出我有白头发了。一直以来都不以为意的,总感觉我这一不老的脸,有些白头发的沧桑来衬托才能展露出稳重及负责任的内在。

        刚才,明明就洗了头发的,但是待干后还是觉得头发有些油腻的,就照镜检查看,结果看到了一条条的白头发隐约的躲在黑头发底下。真的是,脸苍苍,眼盲盲,风吹发低见银丝···

突然有点接受不了的情绪涌上心头,突然有点不要变老,并稳重的念头浮出来了。“这是我第一次,我受不了自己的年老;这是第一次,我想要留住青春的样貌。”(对!没错,可以配合张雨生的《以为你都知道》来哼的一句话)。然后我开始拿116减掉79,算出了原来我已来到三十七,离我定下的目标剩下三年时间,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呆了一下···真的该再去洗次头。不是不是,虽然脑里有这想法,但这时候应该感性些的想些什么的。

原来转眼间,我已三十七了!还坚持盲目的努力活着,所剩的三年,很多事情都将会变成回忆了吧!其实,开心的活着,然后没有遗憾,没有后悔,就算生命剩三个月,三小时,也都一样。

这样吧!如果我四十岁不死,我就染掉头上的白发!